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研究研究新论聚落与城市考古
聚落与城市考古
郑州商城始建年代新证
发布时间:2017-11-03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袁广阔    点击率:
  近年来随着郑州市基本建设工程的大规模开展,郑州商城外郭城又增添许多重要的考古发现,如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06年在西太康路的发掘;2008 年在铭功路东、民主路的发掘;2008 年郑州市老坟岗的发掘等。随着这些新材料的公布,为重新审视郑州商城的年代提供了条件。笔者在近年来对郑州早商文化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这些新的考古发现,就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当之处请方家指正。

  一

  2008 年8 月~12 月,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铭功路东、民主路西、自由路南、解放路北的区域进行了大面积的发掘,发现了仰韶、商代文化遗存。其中商城外郭城墙呈东北-西南走向贯穿整个发掘区,发掘长度为130 米,基槽剖面呈倒梯形,上口东西宽12~14.8 米,下口宽10.2~12.5 米,现存深度为1.5~2.5 米。城墙为分段夯筑,在发掘的区域内,从平面观察可分为8 大段。其外侧没有发现城壕等遗迹现象。郭城城墙为分段夯筑和外侧无城壕的现象为首次发现。在城墙内侧距离城墙约4~20 米的范围内,发现一组灰坑, 所出的陶器具有二里岗下层的特征, 如陶器中夹砂陶鬲、深腹罐所饰绳纹均为细绳纹。卷沿圆唇薄胎细绳纹鬲、橄榄形深腹罐、卷沿薄胎细绳纹甗、短颈宽肩大口尊等特征与南关外H62 等单位同类器相同, 时代均属于二里岗下层的早期阶段(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市老坟岗商代遗址发掘简报》,《中原文物》2009 年第4 期)。该段城墙内侧遗迹的发现证明商郭城是保护内侧遗迹而修建的, 也再次证明南关外郭城内侧的二里岗下层早期的遗迹如铸铜作坊、南关外H62、C1H9 等是郭城城墙建好后所保护的遗迹,郭城的建造年代早于二里岗下层C1H17,不晚于南关外H62 等为代表的二里岗下层早段。

  2007 年~2009 年,在西太康路与北二七路交叉口西北丹尼斯百货梦幻世界项目区域内发现并钻探出呈西北-东南走向的一段夯土墙,墙基长约250 米,最宽处达30 米,最为重要的是发掘出2 座打破城墙的长方形竖穴土坑墓葬,一座为二里岗上层时期,另一座为二里岗下层时期,该墓葬出土一件青铜斝和一件陶鬲,发掘者根据两件器物的特征,认为该墓葬的年代稍早于二里岗下层C1H17 时期(顾万发:《文明之光——古都郑州探索与研究》科学出版社,2016 年),该墓葬的出现表明城墙在此阶段已经存在,可以说这座二里岗下层墓葬的发现,为外郭城的年代早到二里岗下层早段找到了可靠的证据。

  二

  郑州商城是由宫城、内城和外郭城组成。郭城城墙的走向是围绕内城、依照地势设计、分段建造,其防御的性质十分明显。内城规划得比较规整,内城应为守卫宫殿而筑,郭城内则遍布有铸铜、制骨、制陶等手工业作坊及普通居民区,郭城的作用除了守卫内城外,还起到保护手工业作坊及普通居民的作用。关于郭城与内城的年代早晚关系,我们认为内城早于郭城一个阶段。

  首先,根据已有的考古资料,早商城墙的建筑技术是从无基槽,过渡到浅基槽,最后向深基槽发展。

  郑州商城内城平面呈方形,四面城墙均无基槽,城墙夯筑的顺序为先版筑成中间墙体,然后依靠中间墙体分别加宽夯筑出两侧的墙体。从南墙发表的剖面图可知,它的建筑程序与郑州大师姑二里头城址的筑法有些相似,均为先版筑出城墙的中间部位,以此为依托,然后在其两侧堆土,层层夯筑出墙体的内外部分,组成宽大的主墙体。偃师商城小城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墙基槽一般不足0.5 米,有的地点只有0.2 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年)。

  郑州商城郭城墙基槽上宽下窄,底平,基槽口宽约11.6~12.5 米, 底宽10.2~11.5米,深1.3~1.5 米,最深的地方可达2 米。偃师商城大城城墙基槽壁较斜直,底平,以西城墙T1 为例,基槽口宽18.2~18.35 米,深0.6~0.9 米,夯土出基槽后,墙体部分又向外加宽(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年)。

  因此, 按照早商都城建筑技术发展规律,郑州商城内城的始建年代应为早于外郭城的一个阶段。

  其次,从郑州商城内城和郭城的分布的文化层比较。新的考古发现和研究表明,郑州商城内洛达庙期文化是二里岗商文化的直接来源,它是从豫北、冀南地区的先商文化发展到豫东,又同山东地区的岳石文化一同进入郑州地区,结合当地二里头文化发展而来(袁广阔、秦小丽:《早商城市文明的形成与发展》,科学出版社,2017年)。洛达庙期在郑州商城内城下面分布较广,内城分布有宫城以及大量基址、祭祀遗迹、池园等,其年代从洛达庙时期开始, 经二里岗下层一期、下层二期、上层一期发展到上层二期。郭城内居民点、手工业作坊、墓葬区、祭祀坑(青铜器窖藏坑) 等,则是从二里岗下层一期开始,经下层二期、上层一期发展到上层二期。由此可见,内城开始保护的是洛达庙时期的遗迹;郭城开始保护的是二里岗下层一期的遗迹。

  第三,《郑州商城》报告中,除了发现多座土坑墓或灰坑(二里岗下层) 直接或间接打破南城墙外,还发现打破北城墙内侧夯土的土坑竖穴墓一座,其编号为CNM1,随葬陶豆盘和圆腹罐各一件,报告未发表豆的资料,但圆腹罐为泥质灰陶,圆唇、矮领、束颈、鼓腹、平底内凹,通体饰绳纹。其形制特征与郑州黄委会青年公寓洛达庙遗存晚期的同类器一致,该墓葬当时属于洛达庙晚期的墓葬,含有此类随葬品的墓葬在二里头遗址曾有出土,但郑州商城仅此一例(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州商城——1953~1985 年考古发掘报告》,上册第200 页,表三:直接打破城墙的商代二里岗下层二期墓葬统计表,文物出版社2001 年)。该墓打破城墙夯土,是商城内城早于二里岗下层早段的直接证据。

  三

  从郑州商城、偃师商城可知商代都城的建造顺序是先营建宫殿和宫城,然后是内城或大城,最后营造外郭城,宫城与内城、内城与郭城之间都是发展一定时间才修建的。以花园庄商城为例,宫城、大型夯土基址建成并投入使用并直到被大火焚毁,外城城墙还没有建好,只是在建基础部分。而考古研究表明花园庄时期的文化遗存可以分为早晚两期, 一号宫殿发掘区共分为七层, 其中第四到第七层是商代文化层,均可证明宫城使用到大城修好要经历较长一个阶段(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宫殿区1 号基址发掘报告》,《考古》2003 年第5 期)。因此,通过对郑州商城外郭城及内城的建筑技术、文化层堆积状况等的分析,我们认为郑州商城外郭城始建于二里岗下层早段或接近这个阶段,内城始建于二里岗下层之前的洛达庙期晚段(二里头文化四期)。宫城的始建年代要早于洛达庙晚期。郑州商城作为早商都城,从宫城发展到内城再到郭城出现,均经历一定的发展阶段。

  关于郑州商城的绝对年代,近年来发表不少资料, 如洛达庙晚期VT155G3 兽骨的C14 年代为1680~1670 (BC)、1630~1540(BC)。郑州商城洛达庙遗存中T232H231骨头的C14 年代为1740~1630 (BC)、T231H230 为糾鈅秢1690~1610 (BC)、T155G3 为1685~1645(BC)、T232H233 木炭为1685~1645 年(BC),二里岗下层一期C1H9 卜骨为1600~1530(BC),(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0年)。这些年代数据可以作为郑州商城内城城墙始建年代的参考,郑州商城宫城以及最初作为商都的一些宫殿基址的年代应早于这些碳十四测年的年代。(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11月3日6版)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聚落与城市考古

郑州商城始建年代新证

发布时间: 2017-11-03

  近年来随着郑州市基本建设工程的大规模开展,郑州商城外郭城又增添许多重要的考古发现,如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于2006年在西太康路的发掘;2008 年在铭功路东、民主路的发掘;2008 年郑州市老坟岗的发掘等。随着这些新材料的公布,为重新审视郑州商城的年代提供了条件。笔者在近年来对郑州早商文化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这些新的考古发现,就郑州商城的始建年代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当之处请方家指正。

  一

  2008 年8 月~12 月,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铭功路东、民主路西、自由路南、解放路北的区域进行了大面积的发掘,发现了仰韶、商代文化遗存。其中商城外郭城墙呈东北-西南走向贯穿整个发掘区,发掘长度为130 米,基槽剖面呈倒梯形,上口东西宽12~14.8 米,下口宽10.2~12.5 米,现存深度为1.5~2.5 米。城墙为分段夯筑,在发掘的区域内,从平面观察可分为8 大段。其外侧没有发现城壕等遗迹现象。郭城城墙为分段夯筑和外侧无城壕的现象为首次发现。在城墙内侧距离城墙约4~20 米的范围内,发现一组灰坑, 所出的陶器具有二里岗下层的特征, 如陶器中夹砂陶鬲、深腹罐所饰绳纹均为细绳纹。卷沿圆唇薄胎细绳纹鬲、橄榄形深腹罐、卷沿薄胎细绳纹甗、短颈宽肩大口尊等特征与南关外H62 等单位同类器相同, 时代均属于二里岗下层的早期阶段(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郑州市老坟岗商代遗址发掘简报》,《中原文物》2009 年第4 期)。该段城墙内侧遗迹的发现证明商郭城是保护内侧遗迹而修建的, 也再次证明南关外郭城内侧的二里岗下层早期的遗迹如铸铜作坊、南关外H62、C1H9 等是郭城城墙建好后所保护的遗迹,郭城的建造年代早于二里岗下层C1H17,不晚于南关外H62 等为代表的二里岗下层早段。

  2007 年~2009 年,在西太康路与北二七路交叉口西北丹尼斯百货梦幻世界项目区域内发现并钻探出呈西北-东南走向的一段夯土墙,墙基长约250 米,最宽处达30 米,最为重要的是发掘出2 座打破城墙的长方形竖穴土坑墓葬,一座为二里岗上层时期,另一座为二里岗下层时期,该墓葬出土一件青铜斝和一件陶鬲,发掘者根据两件器物的特征,认为该墓葬的年代稍早于二里岗下层C1H17 时期(顾万发:《文明之光——古都郑州探索与研究》科学出版社,2016 年),该墓葬的出现表明城墙在此阶段已经存在,可以说这座二里岗下层墓葬的发现,为外郭城的年代早到二里岗下层早段找到了可靠的证据。

  二

  郑州商城是由宫城、内城和外郭城组成。郭城城墙的走向是围绕内城、依照地势设计、分段建造,其防御的性质十分明显。内城规划得比较规整,内城应为守卫宫殿而筑,郭城内则遍布有铸铜、制骨、制陶等手工业作坊及普通居民区,郭城的作用除了守卫内城外,还起到保护手工业作坊及普通居民的作用。关于郭城与内城的年代早晚关系,我们认为内城早于郭城一个阶段。

  首先,根据已有的考古资料,早商城墙的建筑技术是从无基槽,过渡到浅基槽,最后向深基槽发展。

  郑州商城内城平面呈方形,四面城墙均无基槽,城墙夯筑的顺序为先版筑成中间墙体,然后依靠中间墙体分别加宽夯筑出两侧的墙体。从南墙发表的剖面图可知,它的建筑程序与郑州大师姑二里头城址的筑法有些相似,均为先版筑出城墙的中间部位,以此为依托,然后在其两侧堆土,层层夯筑出墙体的内外部分,组成宽大的主墙体。偃师商城小城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墙基槽一般不足0.5 米,有的地点只有0.2 米(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年)。

  郑州商城郭城墙基槽上宽下窄,底平,基槽口宽约11.6~12.5 米, 底宽10.2~11.5米,深1.3~1.5 米,最深的地方可达2 米。偃师商城大城城墙基槽壁较斜直,底平,以西城墙T1 为例,基槽口宽18.2~18.35 米,深0.6~0.9 米,夯土出基槽后,墙体部分又向外加宽(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夏商卷》,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年)。

  因此, 按照早商都城建筑技术发展规律,郑州商城内城的始建年代应为早于外郭城的一个阶段。

  其次,从郑州商城内城和郭城的分布的文化层比较。新的考古发现和研究表明,郑州商城内洛达庙期文化是二里岗商文化的直接来源,它是从豫北、冀南地区的先商文化发展到豫东,又同山东地区的岳石文化一同进入郑州地区,结合当地二里头文化发展而来(袁广阔、秦小丽:《早商城市文明的形成与发展》,科学出版社,2017年)。洛达庙期在郑州商城内城下面分布较广,内城分布有宫城以及大量基址、祭祀遗迹、池园等,其年代从洛达庙时期开始, 经二里岗下层一期、下层二期、上层一期发展到上层二期。郭城内居民点、手工业作坊、墓葬区、祭祀坑(青铜器窖藏坑) 等,则是从二里岗下层一期开始,经下层二期、上层一期发展到上层二期。由此可见,内城开始保护的是洛达庙时期的遗迹;郭城开始保护的是二里岗下层一期的遗迹。

  第三,《郑州商城》报告中,除了发现多座土坑墓或灰坑(二里岗下层) 直接或间接打破南城墙外,还发现打破北城墙内侧夯土的土坑竖穴墓一座,其编号为CNM1,随葬陶豆盘和圆腹罐各一件,报告未发表豆的资料,但圆腹罐为泥质灰陶,圆唇、矮领、束颈、鼓腹、平底内凹,通体饰绳纹。其形制特征与郑州黄委会青年公寓洛达庙遗存晚期的同类器一致,该墓葬当时属于洛达庙晚期的墓葬,含有此类随葬品的墓葬在二里头遗址曾有出土,但郑州商城仅此一例(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州商城——1953~1985 年考古发掘报告》,上册第200 页,表三:直接打破城墙的商代二里岗下层二期墓葬统计表,文物出版社2001 年)。该墓打破城墙夯土,是商城内城早于二里岗下层早段的直接证据。

  三

  从郑州商城、偃师商城可知商代都城的建造顺序是先营建宫殿和宫城,然后是内城或大城,最后营造外郭城,宫城与内城、内城与郭城之间都是发展一定时间才修建的。以花园庄商城为例,宫城、大型夯土基址建成并投入使用并直到被大火焚毁,外城城墙还没有建好,只是在建基础部分。而考古研究表明花园庄时期的文化遗存可以分为早晚两期, 一号宫殿发掘区共分为七层, 其中第四到第七层是商代文化层,均可证明宫城使用到大城修好要经历较长一个阶段(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宫殿区1 号基址发掘报告》,《考古》2003 年第5 期)。因此,通过对郑州商城外郭城及内城的建筑技术、文化层堆积状况等的分析,我们认为郑州商城外郭城始建于二里岗下层早段或接近这个阶段,内城始建于二里岗下层之前的洛达庙期晚段(二里头文化四期)。宫城的始建年代要早于洛达庙晚期。郑州商城作为早商都城,从宫城发展到内城再到郭城出现,均经历一定的发展阶段。

  关于郑州商城的绝对年代,近年来发表不少资料, 如洛达庙晚期VT155G3 兽骨的C14 年代为1680~1670 (BC)、1630~1540(BC)。郑州商城洛达庙遗存中T232H231骨头的C14 年代为1740~1630 (BC)、T231H230 为糾鈅秢1690~1610 (BC)、T155G3 为1685~1645(BC)、T232H233 木炭为1685~1645 年(BC),二里岗下层一期C1H9 卜骨为1600~1530(BC),(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0年)。这些年代数据可以作为郑州商城内城城墙始建年代的参考,郑州商城宫城以及最初作为商都的一些宫殿基址的年代应早于这些碳十四测年的年代。(作者单位: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11月3日6版)

责编:韩翰

作者:袁广阔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