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会议
学术会议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会议纪要
发布时间:2017-09-19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王进先 宋涛    点击率:
  2017年8月26~28日,由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青海省文物管理局、中国博协考古与遗址博物馆专业委员会、中国博协史前遗址博物馆专业委员会主办,青海省文物局博物馆处、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承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聚落考古研究中心协办的“2017青海文化旅游节——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在青海省西宁市隆重召开。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会场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是青海省2017年文化旅游节期间举办的“守望•传承•发展”三个论坛之一,来自省内外的专家学者共127人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开幕式由青海省文物管理局副局长郭红主持,青海省文物局局长牛军、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田静和西安半坡博物馆馆长张礼智代表主办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研讨会的胜利召开表示祝贺,对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问候。牛军局长在讲话中指出,从仰韶文化到马家窑文化以及之后的宗日文化、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卡约文化,从距今6800年至距今2600年,青海境内的彩陶文化整整延续了4000余年。柳湾遗址出土的彩陶在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中外考古界有很深的影响,并为研究中国古代社会进程提供了一些反映新石器时代私有制的产生、阶级起源、贫富分化等现象的实物佐证,是研究河湟地区乃至西部地区史前文明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料,具有很高的考古研究和文物观赏价值。此次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的召开,不仅有助于扩大和提高青海史前文明和彩陶文化在国内的知名度,更有助于扩大此领域的学术交流,不断揭示和丰富青海彩陶文化的内涵,同时也将促进对彩陶文化的保护、开发和研究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加强地区间的文化成果分享和经验交流,实现文化遗产资源共享,是“让文化遗产活起来”最行之有效的途径。

  开幕式后学术演讲正式开始。第一场学术演讲由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党总支书记、副馆长朱章义先生主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聚落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赵春青先生首先对青海彩陶研究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青海应该开展与出土彩陶数量与价值相匹配的专题研究,如彩陶年代判断、彩陶类型、彩陶反映的精神文化、与周边地区彩陶文化关系等方面的研究;二是青海应该与邻近的甘肃、宁夏、新疆乃至东北地区联手举办研讨会,推动整个北方彩陶文化的深入研究;三是柳湾彩陶的研究应该不仅仅局限在国内,应把眼光放宽,走出柳湾,与世界接轨,与中亚、西亚和欧洲的彩陶进行比较研究,推动柳湾彩陶研究向纵深化、国际化发展。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研究员郭大顺先生作题为《关于史前彩陶与遗址博物馆的几点思考》演讲。在史前彩陶的内容中,郭先生从图案原型、功能和发展演变三个方面阐述了彩陶作为史前社会精神文化的重要载体,应通过研究彩陶纹饰和功能分析它背后的社会思想意识等更为实质性问题,在史前彩陶的发展历程中,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甚至西亚地区互相影响,为后来东部玉器文化和西部彩陶文化的艺术格局奠定了基础。郭先生有多年遗址保护实践经验,他认为在国家对遗址保护投入的大环境下,各地兴建的遗址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应该首先注重遗址本体的保护、其次是遗址环境的保护。遗址展示棚的建设应该因地制宜,处理好与观众需求之间的关系。

  郭大顺先生讲演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郞树德先生作《彩陶的青海之路》演讲。作为大地湾遗址的主要发掘者,郞先生通过与甘肃特别是河西走廊同时期的彩陶进行比较分析,梳理出青海彩陶从最早的民和阳洼坡遗址一直向西、西南发展,最终到达柴达木盆地和果洛州,从距今5500年的仰韶文化一直延续到距今2800的诺木洪文化的发展脉络。与甘肃彩陶相比,青海彩陶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充满地方色彩的发展道路。特别是由马家窑文化进入青海发展成的宗日文化,成为青海的一种独有文化,宗日文化彩陶黑白两彩并用,并且出现了绘彩夹砂陶。此外,青海马家窑和宗日文化遗址出土的舞蹈纹彩陶盆、彩陶鼓、陶笛和陶喇叭,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生动的青海史前先民乐舞场景。郎先生强调,从湟水河流域出土的大量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彩陶来看,这里就是我国彩陶文化鼎盛时期的中心地带,青海无愧于“彩陶王国”的美誉。

 
  郞树德先生讲演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先生作《飞过天空——庙底沟文化彩陶之鸟纹主题》演讲。他从庙底沟文化彩陶上的鸟纹主题的象生形态讲起,鸟纹作为庙底沟彩陶的重要特征,描绘的图案非常写实,几乎全为头右尾左的侧视样式,有站立式,也有飞翔式。到了庙底沟文化晚期,鸟纹已经由具象演变为抽象的形式,如以一个圆点表示头部,身子变成一条细长的弧带,或者圆点与弧边三角连组的几何纹样。华县泉护村第二部发掘报告中的抽象鸟纹标本和几何化鸟纹彩陶,基本可以完善鸟纹演变的链条,通过简化和解构方法,彩陶完成了鸟纹的几何化,隐没了写实的鸟形,建构出变化纷繁的图案,组成彩陶的“鸟纹系统”。这个系统虽然没有鱼纹系统那样庞大,但也很值得关注。此外,鸟纹彩陶的象征意义、阳鸟和阴鱼在彩陶上同时出现,鱼纹和鸟纹组合一器,也需要进行探索。

  王仁湘先生讲演

  济南市章丘区城子崖遗址博物馆(龙山文化博物馆)田继宝先生作《浅析考古文化展览的大众化——以龙山文化博物馆为例》演讲。他从“1、考古文化展览大众化的迫切性;2、准确定位,做好转换;3、因地制宜,主次分明;4、综合展示,打破单一;5、转换语境,突出特色;6、增加场景,丰富视觉;7、考古文化展览存在的制约因素;8、考古文化展览面临的困境”这八个方面,结合龙山文化博物馆实际和自己多年来的遗址博物馆宣传展示经验,解答了考古文化展览大众化过程中如何吸引观众、服务观众和教育观众的问题。

  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馆长董平先生作《跳出遗址探文化——昙石山遗址博物馆深化昙石山文化研究的尝试》演讲。董平先生在认识到本馆大气不接地气、发展空间受限、专业研究深度不够的不足之处后,带领本馆职工走出博物馆,到闽江下游流域等地区有针对性地开展田野调查工作。并举办了“纪念福建昙石山遗址发现60周年系列活动”临展、学术研讨会、专题报告会、出版专刊,参与出版《昙石山遗址——福建省昙石山遗址1954~2004年发掘报告》。在夯实业务研究基础之后,昙石山遗址博物馆还将搭建“闽江下游流域史前遗址GIS信息平台”和开展《福建沿海史前遗址考古调查与研究(试点)》,让传统文化发挥出其独有的时代精神。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先生作《浙江发现的早期彩陶及演变》演讲。蒋先生认为我国最早的彩陶出现在距今9000年前的上山文化中期,这一时期的彩陶器型多为大口盆,红色陶衣上绘制点彩,在义乌桥头遗址还出现了类似太阳的纹饰,到了距今8000到7000年的跨湖桥文化彩陶,彩陶纹饰就更加丰富了,出现了太阳纹、交叉带纹、火焰纹,乳白色点彩等多种纹饰。从河姆渡文化开始,浙江彩陶开始走向衰落,仅发现有几片彩陶,白底黑彩及图案组合,与跨湖桥文化有较大区别,衰落的原因应该与刻划、堆塑图案的兴盛有关,颜料是否是另一个原因,值得研究。浙江史前图案的演化轨迹概括为无生命体摹写阶段(上山文化-跨湖桥文化)、生命体摹写阶段(河姆渡文化)、拟人化阶段(良渚文化)三个阶段。南方地区的动物纹有可能受到北方的影响,史前艺术中盛行的鸟纹和西北地区的蛙纹,都可以归结为生殖崇拜。

  第二场学术演讲由西安半坡博物馆馆长张礼智先生主持。

  天水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苏海洋先生作《论甘青彩陶的生态价值》演讲。苏先生首先从生态的含义讲到了彩陶的生态价值:“彩陶的生态价值指彩陶的种类、造型、纹饰具有反映原始先民经济活动与自然环境相互作用及生存环境变迁的功能。”甘青地区位于三大非地带性分异的过渡带,生态环境脆弱、敏感,自然环境特征及其变化对经济活动具有显著影响。前仰韶文化至仰韶文化早期,生态环境优越,人口压力小,经济形体以采集、狩猎为主,农业不发达,这时的彩陶器型也以容易在野外使用的圜底器为主;仰韶文化中期至齐家文化前半段,全新世气候适宜期结束,气候出现冷暖干湿波动,但总体比较湿润,随着人口压力增加,农业经济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反映定居生活的平底器比重增加;受干冷气候影响,齐家文化后期、卡约文化、辛店文化和寺洼文化时期,甘青地区气候剧变,经济形态向半农半牧或畜牧经济演变,寺洼文化彩陶的器型以马鞍口双耳罐最富有特色,辛店文化彩陶纹饰盛行羊角纹、鹿纹、鸟纹、犬纹、太阳纹、大角盘羊纹等,具有鲜明的游牧生活特点。

  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教授林少雄先生作《彩陶与人类时空观念的建构》。通过中国传统哲学的总体特征引入了中国传统的时空观念,中国的古人圆内用“一”字分割空间,成为“S”形,用“十”字,成为“卍”字纹。“卍”字纹最早出现于史前陶器的圆弧面,表明其对空间和时间的把握与认知。在世界各地如古代的克里特和特洛伊、南美洲的玛雅文明等古代遗址中都发现了“卍”字符的踪迹。“S”形演化来的 ,则成为了中国传统阴阳的标志。“卍”是一种时间的绵延,生生不息,运动不止; 表示一分为二,空间中的单一富含变化。正是“卍”与 的这些特征,不仅对中国艺术文化产生了持续广泛的影响,也对中西方的哲学、艺术、伦理产生了深刻影响。

  辽宁省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翠敏女士作《辽东半岛彩陶与周边文化的关系》演讲。从新石器时代的大汶口文化开始,山东古代文化对辽东半岛产生了巨大影响,而辽东半岛对山东半岛影响偏弱。辽东半岛从小珠山二期早段至晚段出现的彩陶,是伴随着大汶口文化的向外传播至辽东半岛产生的结果。这种早期彩陶受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影响较大,是仰韶文化对大汶口文化影响后传播在辽东半岛,属于间接受仰韶文化影响,影响相对较弱。同时,大汶口文化也创造了属于本地特色的彩陶图案,这些彩陶也被带到辽东半岛大汶口文化,但是一些典型彩陶图案尚未在辽东半岛发现。而辽东半岛彩陶与胶东半岛发现彩陶相似度特别高,多单彩,主要有红地红彩和红底黑彩,也有少量复彩,除了早期庙底沟类型相应因素外,多大汶口地域特征彩陶图案。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倩倩作《喇家遗址考古新发现》演讲。她分四个部分介绍2014年以来对喇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诸多新发现。喇家遗址位于青海民和县喇家村黄河北岸的二级阶地上,遗址占地面积约67.7万平方米。新发掘的区域包括2号保护棚(M17)、3号保护棚(F15)、4号保护棚(F23~F29)。出土遗迹:约300处,包括房址31座,灰坑241个,墓葬10座,灰沟15条,陶窑1座,壕沟2段,另外还发现古地震留下的多处裂缝、地表形变及漏斗状喷砂遗迹。出土遗物:1000多件,有青铜器、铁器、陶器、石器、玉器等。文化内涵: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和汉唐至明清时期遗存,其中以齐家文化遗存为主。发掘的重要意义:一是发现每个地点的文化内涵不同,遗址很可能存在一定的功能分区;二是对于探索喇家遗址齐家文化聚落布局与演变有重要意义;三是丰富了关于喇家遗址房址结构的认识;四是揭露出喇家遗址第一座陶窑;五是出土了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的高温钙釉;六是发现的5件卜骨对了解齐家文化先民的宗教活动及精神生活具有重要的意义。

  田静研究员讲演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研究员田静女士作《论遗址博物馆的宣传展示》演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宣传秦始皇帝陵和秦文化,积累了不少遗址宣传展示的成功经验。大多数来遗址博物馆参观的都是普通观众,那么如何让这些观众在花钱参观的前提下满意而归?除了基本陈列和临时展览以外,最主要的是讲解工作。因此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从1995年以来,每年都邀请知名专家学者,利用淡季时间来进行讲解员业务培训。将实验室内的文物保护场景,利用多媒体的形式向观众集中展示,为他们普及文物保护知识。田静强调,博物馆宣传展示功能的实现,需要重视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第一,遗址博物馆的宣传展示必须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要深入开展文物藏品和文物遗址研究,揭示其内涵和价值;第二,在现场展示和陈列中,要把观众感兴趣的保护修复、考古发掘的资料、场景予以展示,并策划有趣味的互动体验活动,让文物遗址活起来;第三,遗址博物馆要设计富有特色的馆名、馆标、馆徽,要给观众留出拍照留念的地方。

  青海省演艺集团副总经理、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原馆长王国林先生作《对彩陶符号折射的远古文化的探索——以柳湾裸体人像彩陶壶为例》演讲。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镇馆之宝“裸体人像彩陶壶”是一件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的彩陶器,这件彩陶壶是1974年在乐都柳湾墓地考古工作者在村里附近一户老百姓家意外采集到的,1976年先后在《文物》和《考古》刊物上被刊载介绍后,引起了文博界的关注。围绕这件彩陶壶上浮雕人物的性别先后出现了男性说、女性说和男女两性复合体说三种观点。马厂时期是黄河上游史前古人类的重要转型期,是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主要阶段。而这件马厂类型时期的彩陶壶尤其是裸体人像手捧怀胎十月的腹部,活脱脱透露出女人将分娩的形态,在裸体人像背面的正是马厂时期人类的图腾蛙纹,浮雕与绘画前后呼应,表现的正是女性繁衍后代的能力,是马厂时期的女性在用无声的语言和艺术形象的思维,抗议着在父系社会中女性地位的衰败,是对母系社会制度最直接的眷恋。

  学术演讲的最后,研讨会主办方邀请郎树德和王仁湘先生分别作了总结发言。

  在总结发言中,郎树德先生表示,这次研讨会进行得很热烈,虽然时间比较短,但是还是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多角度、多学科的探讨,在很多方面深入人心。在谈到遗址博物馆建设的时候,郎先生说自己虽然是考古出身,但是对遗址博物馆有很深的感情,在大地湾遗址博物馆建设的十几年中,他注入了大量的心血,参与了征地、保护棚建设、发掘房址的填埋复制等许多方面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遗址保护实践经验。他指出:遗址保护工作一定要慎重,要处理好遗址展示和保护之间的关系。

  王仁湘先生表示,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三年内举办两次高规格且有影响力的研讨会,很有魄力。在遗址博物馆的建设方面,王仁湘先生强调遗址博物馆不仅肩负着遗址保护的重任,还需要把考古发掘成果推向观众,在这一过程中要解决文物安全与满足观众需求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加强人才培养和藏品的研究。具体到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王先生希望博物馆克服困难,为两万余件彩陶安个好家,并加大业务研究力度,挖掘这些彩陶的深层内涵。在彩陶研究方面,他指出甘青彩陶具有出现早、延续时间长和体系完整的特点,北方彩陶的根在甘青地区,北方特别是甘肃、青海应该联合起来研究,搞清西北彩陶的“源”和“流”;彩陶是艺术加科学的一项创造,陶器制作技巧和彩陶构建的艺术原理传承至今,惠及我们当今的科学与艺术,要解读彩陶的原本涵义,须得进行时空的纵横梳理,了解它的演变与传承。彩陶上的复合图案是通过拆解和重组构成,这都不是通过简单直观的象形思路所能获得正解的,在彩陶中寻找由象形出发行进至象征的脉络,这是我们解读大量几何形纹饰的必由路径。
 
  
王进先馆长作会议总结

  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馆长王进先先生作会议的总结发言。他指出这次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的的召开主要由两个目的:一是柳湾彩陶博物馆在发展中遇到了瓶颈,邀请各位专家来为柳湾今后的发展把把脉;二是通过研讨会的举办,可以让各位专家学者和各博物馆领导更多地关注柳湾遗址的保护和博物馆今后的发展。最后他代表主办方向不辞辛苦前来参加研讨会的专家、学者和博物馆领导表示了诚挚的谢意。

  研讨会前一日,主办方还邀请与会代表参观了青海省博物馆、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文物库房、喇家遗址考古现场,青海丰富的史前文化遗存给他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会议代表参观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

  这次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作为青海省2017年文化旅游节期间举办的三个论坛之一,与会专家围绕彩陶的保护和研究、遗址博物馆的建设等主题展开交流,研讨会为全国各地区彩陶研究的专家学者架起了沟通的桥梁,也为遗址博物馆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代表合影
 
 
  作者: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王进先  宋涛 
  审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聚落研究中心  赵春青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会议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会议纪要

发布时间: 2017-09-19

  2017年8月26~28日,由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青海省文物管理局、中国博协考古与遗址博物馆专业委员会、中国博协史前遗址博物馆专业委员会主办,青海省文物局博物馆处、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承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聚落考古研究中心协办的“2017青海文化旅游节——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在青海省西宁市隆重召开。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会场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是青海省2017年文化旅游节期间举办的“守望•传承•发展”三个论坛之一,来自省内外的专家学者共127人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开幕式由青海省文物管理局副局长郭红主持,青海省文物局局长牛军、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田静和西安半坡博物馆馆长张礼智代表主办方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对研讨会的胜利召开表示祝贺,对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诚挚的问候。牛军局长在讲话中指出,从仰韶文化到马家窑文化以及之后的宗日文化、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卡约文化,从距今6800年至距今2600年,青海境内的彩陶文化整整延续了4000余年。柳湾遗址出土的彩陶在其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在中外考古界有很深的影响,并为研究中国古代社会进程提供了一些反映新石器时代私有制的产生、阶级起源、贫富分化等现象的实物佐证,是研究河湟地区乃至西部地区史前文明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料,具有很高的考古研究和文物观赏价值。此次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的召开,不仅有助于扩大和提高青海史前文明和彩陶文化在国内的知名度,更有助于扩大此领域的学术交流,不断揭示和丰富青海彩陶文化的内涵,同时也将促进对彩陶文化的保护、开发和研究水平的进一步提高。加强地区间的文化成果分享和经验交流,实现文化遗产资源共享,是“让文化遗产活起来”最行之有效的途径。

  开幕式后学术演讲正式开始。第一场学术演讲由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党总支书记、副馆长朱章义先生主持。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聚落研究中心副主任、研究员赵春青先生首先对青海彩陶研究提出了三点建议:一是青海应该开展与出土彩陶数量与价值相匹配的专题研究,如彩陶年代判断、彩陶类型、彩陶反映的精神文化、与周边地区彩陶文化关系等方面的研究;二是青海应该与邻近的甘肃、宁夏、新疆乃至东北地区联手举办研讨会,推动整个北方彩陶文化的深入研究;三是柳湾彩陶的研究应该不仅仅局限在国内,应把眼光放宽,走出柳湾,与世界接轨,与中亚、西亚和欧洲的彩陶进行比较研究,推动柳湾彩陶研究向纵深化、国际化发展。

  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名誉所长、研究员郭大顺先生作题为《关于史前彩陶与遗址博物馆的几点思考》演讲。在史前彩陶的内容中,郭先生从图案原型、功能和发展演变三个方面阐述了彩陶作为史前社会精神文化的重要载体,应通过研究彩陶纹饰和功能分析它背后的社会思想意识等更为实质性问题,在史前彩陶的发展历程中,西部地区与东部地区甚至西亚地区互相影响,为后来东部玉器文化和西部彩陶文化的艺术格局奠定了基础。郭先生有多年遗址保护实践经验,他认为在国家对遗址保护投入的大环境下,各地兴建的遗址博物馆和考古遗址公园应该首先注重遗址本体的保护、其次是遗址环境的保护。遗址展示棚的建设应该因地制宜,处理好与观众需求之间的关系。

  郭大顺先生讲演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郞树德先生作《彩陶的青海之路》演讲。作为大地湾遗址的主要发掘者,郞先生通过与甘肃特别是河西走廊同时期的彩陶进行比较分析,梳理出青海彩陶从最早的民和阳洼坡遗址一直向西、西南发展,最终到达柴达木盆地和果洛州,从距今5500年的仰韶文化一直延续到距今2800的诺木洪文化的发展脉络。与甘肃彩陶相比,青海彩陶走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充满地方色彩的发展道路。特别是由马家窑文化进入青海发展成的宗日文化,成为青海的一种独有文化,宗日文化彩陶黑白两彩并用,并且出现了绘彩夹砂陶。此外,青海马家窑和宗日文化遗址出土的舞蹈纹彩陶盆、彩陶鼓、陶笛和陶喇叭,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生动的青海史前先民乐舞场景。郎先生强调,从湟水河流域出土的大量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彩陶来看,这里就是我国彩陶文化鼎盛时期的中心地带,青海无愧于“彩陶王国”的美誉。

 
  郞树德先生讲演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仁湘先生作《飞过天空——庙底沟文化彩陶之鸟纹主题》演讲。他从庙底沟文化彩陶上的鸟纹主题的象生形态讲起,鸟纹作为庙底沟彩陶的重要特征,描绘的图案非常写实,几乎全为头右尾左的侧视样式,有站立式,也有飞翔式。到了庙底沟文化晚期,鸟纹已经由具象演变为抽象的形式,如以一个圆点表示头部,身子变成一条细长的弧带,或者圆点与弧边三角连组的几何纹样。华县泉护村第二部发掘报告中的抽象鸟纹标本和几何化鸟纹彩陶,基本可以完善鸟纹演变的链条,通过简化和解构方法,彩陶完成了鸟纹的几何化,隐没了写实的鸟形,建构出变化纷繁的图案,组成彩陶的“鸟纹系统”。这个系统虽然没有鱼纹系统那样庞大,但也很值得关注。此外,鸟纹彩陶的象征意义、阳鸟和阴鱼在彩陶上同时出现,鱼纹和鸟纹组合一器,也需要进行探索。

  王仁湘先生讲演

  济南市章丘区城子崖遗址博物馆(龙山文化博物馆)田继宝先生作《浅析考古文化展览的大众化——以龙山文化博物馆为例》演讲。他从“1、考古文化展览大众化的迫切性;2、准确定位,做好转换;3、因地制宜,主次分明;4、综合展示,打破单一;5、转换语境,突出特色;6、增加场景,丰富视觉;7、考古文化展览存在的制约因素;8、考古文化展览面临的困境”这八个方面,结合龙山文化博物馆实际和自己多年来的遗址博物馆宣传展示经验,解答了考古文化展览大众化过程中如何吸引观众、服务观众和教育观众的问题。

  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馆长董平先生作《跳出遗址探文化——昙石山遗址博物馆深化昙石山文化研究的尝试》演讲。董平先生在认识到本馆大气不接地气、发展空间受限、专业研究深度不够的不足之处后,带领本馆职工走出博物馆,到闽江下游流域等地区有针对性地开展田野调查工作。并举办了“纪念福建昙石山遗址发现60周年系列活动”临展、学术研讨会、专题报告会、出版专刊,参与出版《昙石山遗址——福建省昙石山遗址1954~2004年发掘报告》。在夯实业务研究基础之后,昙石山遗址博物馆还将搭建“闽江下游流域史前遗址GIS信息平台”和开展《福建沿海史前遗址考古调查与研究(试点)》,让传统文化发挥出其独有的时代精神。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乐平先生作《浙江发现的早期彩陶及演变》演讲。蒋先生认为我国最早的彩陶出现在距今9000年前的上山文化中期,这一时期的彩陶器型多为大口盆,红色陶衣上绘制点彩,在义乌桥头遗址还出现了类似太阳的纹饰,到了距今8000到7000年的跨湖桥文化彩陶,彩陶纹饰就更加丰富了,出现了太阳纹、交叉带纹、火焰纹,乳白色点彩等多种纹饰。从河姆渡文化开始,浙江彩陶开始走向衰落,仅发现有几片彩陶,白底黑彩及图案组合,与跨湖桥文化有较大区别,衰落的原因应该与刻划、堆塑图案的兴盛有关,颜料是否是另一个原因,值得研究。浙江史前图案的演化轨迹概括为无生命体摹写阶段(上山文化-跨湖桥文化)、生命体摹写阶段(河姆渡文化)、拟人化阶段(良渚文化)三个阶段。南方地区的动物纹有可能受到北方的影响,史前艺术中盛行的鸟纹和西北地区的蛙纹,都可以归结为生殖崇拜。

  第二场学术演讲由西安半坡博物馆馆长张礼智先生主持。

  天水师范学院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苏海洋先生作《论甘青彩陶的生态价值》演讲。苏先生首先从生态的含义讲到了彩陶的生态价值:“彩陶的生态价值指彩陶的种类、造型、纹饰具有反映原始先民经济活动与自然环境相互作用及生存环境变迁的功能。”甘青地区位于三大非地带性分异的过渡带,生态环境脆弱、敏感,自然环境特征及其变化对经济活动具有显著影响。前仰韶文化至仰韶文化早期,生态环境优越,人口压力小,经济形体以采集、狩猎为主,农业不发达,这时的彩陶器型也以容易在野外使用的圜底器为主;仰韶文化中期至齐家文化前半段,全新世气候适宜期结束,气候出现冷暖干湿波动,但总体比较湿润,随着人口压力增加,农业经济逐渐占据主导地位,反映定居生活的平底器比重增加;受干冷气候影响,齐家文化后期、卡约文化、辛店文化和寺洼文化时期,甘青地区气候剧变,经济形态向半农半牧或畜牧经济演变,寺洼文化彩陶的器型以马鞍口双耳罐最富有特色,辛店文化彩陶纹饰盛行羊角纹、鹿纹、鸟纹、犬纹、太阳纹、大角盘羊纹等,具有鲜明的游牧生活特点。

  上海大学影视艺术技术学院教授林少雄先生作《彩陶与人类时空观念的建构》。通过中国传统哲学的总体特征引入了中国传统的时空观念,中国的古人圆内用“一”字分割空间,成为“S”形,用“十”字,成为“卍”字纹。“卍”字纹最早出现于史前陶器的圆弧面,表明其对空间和时间的把握与认知。在世界各地如古代的克里特和特洛伊、南美洲的玛雅文明等古代遗址中都发现了“卍”字符的踪迹。“S”形演化来的 ,则成为了中国传统阴阳的标志。“卍”是一种时间的绵延,生生不息,运动不止; 表示一分为二,空间中的单一富含变化。正是“卍”与 的这些特征,不仅对中国艺术文化产生了持续广泛的影响,也对中西方的哲学、艺术、伦理产生了深刻影响。

  辽宁省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翠敏女士作《辽东半岛彩陶与周边文化的关系》演讲。从新石器时代的大汶口文化开始,山东古代文化对辽东半岛产生了巨大影响,而辽东半岛对山东半岛影响偏弱。辽东半岛从小珠山二期早段至晚段出现的彩陶,是伴随着大汶口文化的向外传播至辽东半岛产生的结果。这种早期彩陶受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影响较大,是仰韶文化对大汶口文化影响后传播在辽东半岛,属于间接受仰韶文化影响,影响相对较弱。同时,大汶口文化也创造了属于本地特色的彩陶图案,这些彩陶也被带到辽东半岛大汶口文化,但是一些典型彩陶图案尚未在辽东半岛发现。而辽东半岛彩陶与胶东半岛发现彩陶相似度特别高,多单彩,主要有红地红彩和红底黑彩,也有少量复彩,除了早期庙底沟类型相应因素外,多大汶口地域特征彩陶图案。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倩倩作《喇家遗址考古新发现》演讲。她分四个部分介绍2014年以来对喇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的诸多新发现。喇家遗址位于青海民和县喇家村黄河北岸的二级阶地上,遗址占地面积约67.7万平方米。新发掘的区域包括2号保护棚(M17)、3号保护棚(F15)、4号保护棚(F23~F29)。出土遗迹:约300处,包括房址31座,灰坑241个,墓葬10座,灰沟15条,陶窑1座,壕沟2段,另外还发现古地震留下的多处裂缝、地表形变及漏斗状喷砂遗迹。出土遗物:1000多件,有青铜器、铁器、陶器、石器、玉器等。文化内涵: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辛店文化和汉唐至明清时期遗存,其中以齐家文化遗存为主。发掘的重要意义:一是发现每个地点的文化内涵不同,遗址很可能存在一定的功能分区;二是对于探索喇家遗址齐家文化聚落布局与演变有重要意义;三是丰富了关于喇家遗址房址结构的认识;四是揭露出喇家遗址第一座陶窑;五是出土了目前国内发现的最早的高温钙釉;六是发现的5件卜骨对了解齐家文化先民的宗教活动及精神生活具有重要的意义。

  田静研究员讲演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研究员田静女士作《论遗址博物馆的宣传展示》演讲。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宣传秦始皇帝陵和秦文化,积累了不少遗址宣传展示的成功经验。大多数来遗址博物馆参观的都是普通观众,那么如何让这些观众在花钱参观的前提下满意而归?除了基本陈列和临时展览以外,最主要的是讲解工作。因此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从1995年以来,每年都邀请知名专家学者,利用淡季时间来进行讲解员业务培训。将实验室内的文物保护场景,利用多媒体的形式向观众集中展示,为他们普及文物保护知识。田静强调,博物馆宣传展示功能的实现,需要重视以下三个方面的工作:第一,遗址博物馆的宣传展示必须建立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要深入开展文物藏品和文物遗址研究,揭示其内涵和价值;第二,在现场展示和陈列中,要把观众感兴趣的保护修复、考古发掘的资料、场景予以展示,并策划有趣味的互动体验活动,让文物遗址活起来;第三,遗址博物馆要设计富有特色的馆名、馆标、馆徽,要给观众留出拍照留念的地方。

  青海省演艺集团副总经理、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原馆长王国林先生作《对彩陶符号折射的远古文化的探索——以柳湾裸体人像彩陶壶为例》演讲。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镇馆之宝“裸体人像彩陶壶”是一件马家窑文化马厂类型的彩陶器,这件彩陶壶是1974年在乐都柳湾墓地考古工作者在村里附近一户老百姓家意外采集到的,1976年先后在《文物》和《考古》刊物上被刊载介绍后,引起了文博界的关注。围绕这件彩陶壶上浮雕人物的性别先后出现了男性说、女性说和男女两性复合体说三种观点。马厂时期是黄河上游史前古人类的重要转型期,是母系氏族社会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的主要阶段。而这件马厂类型时期的彩陶壶尤其是裸体人像手捧怀胎十月的腹部,活脱脱透露出女人将分娩的形态,在裸体人像背面的正是马厂时期人类的图腾蛙纹,浮雕与绘画前后呼应,表现的正是女性繁衍后代的能力,是马厂时期的女性在用无声的语言和艺术形象的思维,抗议着在父系社会中女性地位的衰败,是对母系社会制度最直接的眷恋。

  学术演讲的最后,研讨会主办方邀请郎树德和王仁湘先生分别作了总结发言。

  在总结发言中,郎树德先生表示,这次研讨会进行得很热烈,虽然时间比较短,但是还是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多角度、多学科的探讨,在很多方面深入人心。在谈到遗址博物馆建设的时候,郎先生说自己虽然是考古出身,但是对遗址博物馆有很深的感情,在大地湾遗址博物馆建设的十几年中,他注入了大量的心血,参与了征地、保护棚建设、发掘房址的填埋复制等许多方面的工作,积累了丰富的遗址保护实践经验。他指出:遗址保护工作一定要慎重,要处理好遗址展示和保护之间的关系。

  王仁湘先生表示,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三年内举办两次高规格且有影响力的研讨会,很有魄力。在遗址博物馆的建设方面,王仁湘先生强调遗址博物馆不仅肩负着遗址保护的重任,还需要把考古发掘成果推向观众,在这一过程中要解决文物安全与满足观众需求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加强人才培养和藏品的研究。具体到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王先生希望博物馆克服困难,为两万余件彩陶安个好家,并加大业务研究力度,挖掘这些彩陶的深层内涵。在彩陶研究方面,他指出甘青彩陶具有出现早、延续时间长和体系完整的特点,北方彩陶的根在甘青地区,北方特别是甘肃、青海应该联合起来研究,搞清西北彩陶的“源”和“流”;彩陶是艺术加科学的一项创造,陶器制作技巧和彩陶构建的艺术原理传承至今,惠及我们当今的科学与艺术,要解读彩陶的原本涵义,须得进行时空的纵横梳理,了解它的演变与传承。彩陶上的复合图案是通过拆解和重组构成,这都不是通过简单直观的象形思路所能获得正解的,在彩陶中寻找由象形出发行进至象征的脉络,这是我们解读大量几何形纹饰的必由路径。
 
  
王进先馆长作会议总结

  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馆长王进先先生作会议的总结发言。他指出这次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的的召开主要由两个目的:一是柳湾彩陶博物馆在发展中遇到了瓶颈,邀请各位专家来为柳湾今后的发展把把脉;二是通过研讨会的举办,可以让各位专家学者和各博物馆领导更多地关注柳湾遗址的保护和博物馆今后的发展。最后他代表主办方向不辞辛苦前来参加研讨会的专家、学者和博物馆领导表示了诚挚的谢意。

  研讨会前一日,主办方还邀请与会代表参观了青海省博物馆、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文物库房、喇家遗址考古现场,青海丰富的史前文化遗存给他们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会议代表参观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

  这次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作为青海省2017年文化旅游节期间举办的三个论坛之一,与会专家围绕彩陶的保护和研究、遗址博物馆的建设等主题展开交流,研讨会为全国各地区彩陶研究的专家学者架起了沟通的桥梁,也为遗址博物馆在新形势下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全国彩陶保护与研究学术研讨会”代表合影
 
 
  作者:青海柳湾彩陶博物馆:王进先  宋涛 
  审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聚落研究中心  赵春青

 

作者:王进先 宋涛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