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动态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学术动态
《日本与中国陶瓷品吉祥图案的考古学考察》讲座纪要
发布时间:2018-04-27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李鑫    点击率:
  2018年4月10日下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8楼多媒体厅举办了2018年度考古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3讲。本讲主讲嘉宾是目前正在考古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的日本山形县立博物馆原历史部主任山口博之先生。他带来了题为《日本与中国陶瓷品吉祥图案的考古学考察》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朱岩石研究员主持。讲座以日语发言,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范佳楠博士担任翻译。

主持人 朱岩石副所长、研究员

  山口先生首先以苹果在不同文化、不同族群中象征意义的作比,提出对于考古发现的器物本身寓意是否了解有时会导致对于器物理解的不同,并指出对于考古材料形制、纹样寓意的研究不同于主流研究的价值和意义。中国陶瓷器中表现出来的吉祥思想,时常作为一种无形的概念,会通过平面(陶瓷器、金属器等不同媒介的古代遗物的造型、纹样等)和空间(建筑、城市构建)等有形的物象形式表现出来。这些吉祥思想也为日本文化所吸纳和接受,日本国内多次吉祥主题的展览可为例证。


主讲人 山口博之研究员

  最早使用“吉祥图案”这一术语的是民国时旅居天津的日本学者野崎诚近,作为一名外国人,他注意到早已为中国人所熟视无睹的具有吉祥涵义的图案,集为《吉祥图案解题》一书,于1940年在天津出版。此书精选吉祥图案185幅,由野崎本人监修。山口先生对吉祥在中国和日本陶瓷器上的表现的关注即受到此书的启发。

  山口先生选取了书中“因荷得藕”,从立体和平面两个方面分别寻得荷叶盖罐和“荷叶莲台牌”,以其各自的生成与展开为例,从吉祥图案的角度进行解读。

  荷叶盖罐,日本称为酒会壶。以江西高安窖藏出土两件元青花荷叶盖罐为例,其荷叶盖的盖纽为莲蓬、盖面呈荷叶形,在罐的近底处又绘仰莲瓣纹一周,正与象征子孙繁荣的“因荷得藕”主题纹样意义相合。进一步对罐身的纹样进行解读,其自上而下分绘象征瑞雪丰年的雪花锦地纹、象征繁荣万代的产值牡丹纹和象征教子升天的双龙云纹,与因荷得藕的全器造型,使得器物具有了“祈求子孙繁荣与家族兴旺”的吉祥含义。这种富含吉祥含义的器物造型,从南北朝时期的荷叶罐、青瓷莲花尊出现,经两宋时期的逐渐确立,到元代进一步发展并在空间构成上越来越趋于丰富,但基本的结构保持稳定,但可能由于明至清吉祥思想的逐渐变化,这种器形到明万历之后就渐趋终末,但仍然可能有其他的表现形制。这种含有吉祥思想的器形也影响到了日本陶器,最早一例见于14世纪横滨称名寺金泽贞显墓的骨灰罐。

  “荷叶莲台牌”作为一种特殊的纹样,上覆荷叶,下部为仰莲台,中间隔以长方形的空间,以书写文字等。这是“因荷得藕”吉祥思想的一种平面表现形制。这一纹样主题从五代至北宋时出现,南宋时确立基本样式,在元明时期进一步发展,并一直沿用到现在。除了在诸如石塔、钟等之上可以见到,以磁州窑产品为代表的宋元瓷器上,这类纹样还常作为商标的一部分,在中间的长方形牌面位置书写制作者等信息。这一吉祥纹样在13-14世纪也影响到日本和朝鲜半岛,常见于佛教寺院相关的遗存上,这可能与东亚文化交流中僧人的往来有密切的关系。


讲座现场

  陶瓷器反映的吉祥图案,对日本的陶瓷生产也产生了影响。例如13世纪下半的执行坂窑址出土的陶器中,就见有细线刻画的瓜蝶纹图案。此前有日本学者认为这是日本的传统图案纹样,但山口先生认为不应该忽视源自这种图案源自中国而对日本的影响。这种图案常见于中国古代的绘画和陶瓷器纹样,其含义为“瓜瓞(蝶)绵绵”的吉祥之意,其可能通过输出日本的中国绘画、版画为日本陶瓷所吸收和采用。以此为例,我们看到中国的吉祥图案不仅传播到日本,其代表的吉祥含义也有许多为日本文化所接纳。与此相对应的是,以克拉克瓷为例,日本肥前烧造的专供欧洲市场的伊万里瓷,以及欧洲、伊朗等地都有这类产品的仿制品,但其纹样所表现的吉祥思想却并未被这些地域的人群和文化所接受。

  最后,山口先生总结道,在16世纪之前的东亚文化圈中,中国文化始终处于先进的地位,深深地影响了日本和朝鲜半岛,随着来自中国的“唐物”持续的输入,输入地在保持自己文化独立性的同时,从人和文化的角度来理解唐物,逐渐接受吉祥图案的同时,也接受了这些图案所蕴含的吉祥思想。


朱岩石研究员为山口博之先生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朱岩石研究员总结此次讲座,认为这一议题所涉及的时间跨度很长,地域范围很广,以对莲花这种植物在吉祥思想中的认识及其如何表现在陶瓷器上,从一个侧面阐发了随着“唐物”的流通所触动的文化交流与相互联系,是个很有趣的话题。与会嘉宾们也就山口先生的讲演提出问题,并进行了热烈讨论。


执笔:李鑫
审稿:刘国祥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学术动态

《日本与中国陶瓷品吉祥图案的考古学考察》讲座纪要

发布时间: 2018-04-27

  2018年4月10日下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8楼多媒体厅举办了2018年度考古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3讲。本讲主讲嘉宾是目前正在考古研究所担任访问学者的日本山形县立博物馆原历史部主任山口博之先生。他带来了题为《日本与中国陶瓷品吉祥图案的考古学考察》的学术讲座。本次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朱岩石研究员主持。讲座以日语发言,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范佳楠博士担任翻译。

主持人 朱岩石副所长、研究员

  山口先生首先以苹果在不同文化、不同族群中象征意义的作比,提出对于考古发现的器物本身寓意是否了解有时会导致对于器物理解的不同,并指出对于考古材料形制、纹样寓意的研究不同于主流研究的价值和意义。中国陶瓷器中表现出来的吉祥思想,时常作为一种无形的概念,会通过平面(陶瓷器、金属器等不同媒介的古代遗物的造型、纹样等)和空间(建筑、城市构建)等有形的物象形式表现出来。这些吉祥思想也为日本文化所吸纳和接受,日本国内多次吉祥主题的展览可为例证。


主讲人 山口博之研究员

  最早使用“吉祥图案”这一术语的是民国时旅居天津的日本学者野崎诚近,作为一名外国人,他注意到早已为中国人所熟视无睹的具有吉祥涵义的图案,集为《吉祥图案解题》一书,于1940年在天津出版。此书精选吉祥图案185幅,由野崎本人监修。山口先生对吉祥在中国和日本陶瓷器上的表现的关注即受到此书的启发。

  山口先生选取了书中“因荷得藕”,从立体和平面两个方面分别寻得荷叶盖罐和“荷叶莲台牌”,以其各自的生成与展开为例,从吉祥图案的角度进行解读。

  荷叶盖罐,日本称为酒会壶。以江西高安窖藏出土两件元青花荷叶盖罐为例,其荷叶盖的盖纽为莲蓬、盖面呈荷叶形,在罐的近底处又绘仰莲瓣纹一周,正与象征子孙繁荣的“因荷得藕”主题纹样意义相合。进一步对罐身的纹样进行解读,其自上而下分绘象征瑞雪丰年的雪花锦地纹、象征繁荣万代的产值牡丹纹和象征教子升天的双龙云纹,与因荷得藕的全器造型,使得器物具有了“祈求子孙繁荣与家族兴旺”的吉祥含义。这种富含吉祥含义的器物造型,从南北朝时期的荷叶罐、青瓷莲花尊出现,经两宋时期的逐渐确立,到元代进一步发展并在空间构成上越来越趋于丰富,但基本的结构保持稳定,但可能由于明至清吉祥思想的逐渐变化,这种器形到明万历之后就渐趋终末,但仍然可能有其他的表现形制。这种含有吉祥思想的器形也影响到了日本陶器,最早一例见于14世纪横滨称名寺金泽贞显墓的骨灰罐。

  “荷叶莲台牌”作为一种特殊的纹样,上覆荷叶,下部为仰莲台,中间隔以长方形的空间,以书写文字等。这是“因荷得藕”吉祥思想的一种平面表现形制。这一纹样主题从五代至北宋时出现,南宋时确立基本样式,在元明时期进一步发展,并一直沿用到现在。除了在诸如石塔、钟等之上可以见到,以磁州窑产品为代表的宋元瓷器上,这类纹样还常作为商标的一部分,在中间的长方形牌面位置书写制作者等信息。这一吉祥纹样在13-14世纪也影响到日本和朝鲜半岛,常见于佛教寺院相关的遗存上,这可能与东亚文化交流中僧人的往来有密切的关系。


讲座现场

  陶瓷器反映的吉祥图案,对日本的陶瓷生产也产生了影响。例如13世纪下半的执行坂窑址出土的陶器中,就见有细线刻画的瓜蝶纹图案。此前有日本学者认为这是日本的传统图案纹样,但山口先生认为不应该忽视源自这种图案源自中国而对日本的影响。这种图案常见于中国古代的绘画和陶瓷器纹样,其含义为“瓜瓞(蝶)绵绵”的吉祥之意,其可能通过输出日本的中国绘画、版画为日本陶瓷所吸收和采用。以此为例,我们看到中国的吉祥图案不仅传播到日本,其代表的吉祥含义也有许多为日本文化所接纳。与此相对应的是,以克拉克瓷为例,日本肥前烧造的专供欧洲市场的伊万里瓷,以及欧洲、伊朗等地都有这类产品的仿制品,但其纹样所表现的吉祥思想却并未被这些地域的人群和文化所接受。

  最后,山口先生总结道,在16世纪之前的东亚文化圈中,中国文化始终处于先进的地位,深深地影响了日本和朝鲜半岛,随着来自中国的“唐物”持续的输入,输入地在保持自己文化独立性的同时,从人和文化的角度来理解唐物,逐渐接受吉祥图案的同时,也接受了这些图案所蕴含的吉祥思想。


朱岩石研究员为山口博之先生颁发讲座嘉宾聘书

  朱岩石研究员总结此次讲座,认为这一议题所涉及的时间跨度很长,地域范围很广,以对莲花这种植物在吉祥思想中的认识及其如何表现在陶瓷器上,从一个侧面阐发了随着“唐物”的流通所触动的文化交流与相互联系,是个很有趣的话题。与会嘉宾们也就山口先生的讲演提出问题,并进行了热烈讨论。


执笔:李鑫
审稿:刘国祥

作者:李鑫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