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辽宁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出土大量龙山文化陶器
发布时间:2018-02-27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吴琳 王阳    点击率:
  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辽宁师范大学、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发掘的鞍子山积石冢考古项目完成。此项工作历时3年,发掘总面积约为2700平方米,共清理墓室133座,整个墓地出土陶器156件、玉器82件、石器470件、骨器30件。其中,出土的大量龙山文化陶器为有关研究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该积石冢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街道后牧村鞍子山山系西侧山脊上。山脊呈南北走向,积石冢所在山脊海拔落差165米至190米,积石冢沿山脊分布,长约180米。在鞍子山主峰上,还分布有一处遗址,地表分布有大量红烧土,推测与积石冢存在一定关联。在鞍子山积石冢西北方向约3.5公里处是双坨子青铜时代遗址,7.5公里处为四平山积石冢。
 
  大连鞍子山积石冢遗址地势南高北低。发掘历时三年,分别为2014年、2015年和2017年,共448天。通过发掘发现,整个积石冢可分为三个冢体,各个冢体间隔明显。其中中部的冢体属于2014年和2015年发掘区,上部和下部的冢体属于2017年发掘区。另外,由于山顶区域早年被采石破坏严重,考古人员在表土中发现少量遗物,今年,考古人员又对上部山顶区域进行了试掘,发现大量陶片和少量石器,证明山顶区域早期应存在积石冢。
 
  鞍子山积石冢清理出的133座墓室平面呈长方形或方形,每个冢体早期墓室均建在山脊上,其他墓室建造偏晚,沿着早期墓室向西坡续建而成,个别墓室续建在东坡。多为单人墓葬,少数墓葬发现有多人合葬或二次葬的现象。人骨朝向多为头西足东,少数头南足北。出土陶器以小珠山五期文化为主,既有大连本土的陶器,也出土磨光黑陶、蛋壳陶、觚形杯、单把杯等具有浓厚山东龙山文化因素的陶器,说明当时该地区与山东半岛就有了密切交流。在出土的玉器中,以牙璧和方璧最具特点,出土牙璧4件,方璧1件,这些精美玉器也表明了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在大连新石器晚期遗址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发掘区M59和2017年M86、M115等墓室均出土玉珠与玉环达数十件,十分罕见。通过对出土器物进行类型学分析,并与同期遗物进行对比,初步认为该积石冢遗址所属年代应为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早期。上部积石冢所属年代早于中部积石冢,中部积石冢早于下部积石冢,即鞍子山积石冢是沿着山脊从上到下从早到晚顺序排列。
 
  积石冢是新石器时代以来盛行的墓葬形式之一,在中国东北地区、朝鲜半岛、日本西部地区均有发现。大连地区分布有多处积石冢,有较强的地方特色。大连鞍子山积石冢的考古发掘,丰富了大连地区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积石冢考古资料,为研究辽东半岛先秦时期墓葬形制和结构提供了珍贵材料,为大连地区遗址保护和展示利用提供了基础资料和依据。
 
(原文标题: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出土大量龙山文化陶器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2月27日第09版)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辽宁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出土大量龙山文化陶器

发布时间: 2018-02-27

  日前,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辽宁师范大学、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发掘的鞍子山积石冢考古项目完成。此项工作历时3年,发掘总面积约为2700平方米,共清理墓室133座,整个墓地出土陶器156件、玉器82件、石器470件、骨器30件。其中,出土的大量龙山文化陶器为有关研究提供了新的实物资料。
 
  该积石冢位于大连市甘井子区营城子街道后牧村鞍子山山系西侧山脊上。山脊呈南北走向,积石冢所在山脊海拔落差165米至190米,积石冢沿山脊分布,长约180米。在鞍子山主峰上,还分布有一处遗址,地表分布有大量红烧土,推测与积石冢存在一定关联。在鞍子山积石冢西北方向约3.5公里处是双坨子青铜时代遗址,7.5公里处为四平山积石冢。
 
  大连鞍子山积石冢遗址地势南高北低。发掘历时三年,分别为2014年、2015年和2017年,共448天。通过发掘发现,整个积石冢可分为三个冢体,各个冢体间隔明显。其中中部的冢体属于2014年和2015年发掘区,上部和下部的冢体属于2017年发掘区。另外,由于山顶区域早年被采石破坏严重,考古人员在表土中发现少量遗物,今年,考古人员又对上部山顶区域进行了试掘,发现大量陶片和少量石器,证明山顶区域早期应存在积石冢。
 
  鞍子山积石冢清理出的133座墓室平面呈长方形或方形,每个冢体早期墓室均建在山脊上,其他墓室建造偏晚,沿着早期墓室向西坡续建而成,个别墓室续建在东坡。多为单人墓葬,少数墓葬发现有多人合葬或二次葬的现象。人骨朝向多为头西足东,少数头南足北。出土陶器以小珠山五期文化为主,既有大连本土的陶器,也出土磨光黑陶、蛋壳陶、觚形杯、单把杯等具有浓厚山东龙山文化因素的陶器,说明当时该地区与山东半岛就有了密切交流。在出土的玉器中,以牙璧和方璧最具特点,出土牙璧4件,方璧1件,这些精美玉器也表明了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在大连新石器晚期遗址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值得一提的是,在2015年发掘区M59和2017年M86、M115等墓室均出土玉珠与玉环达数十件,十分罕见。通过对出土器物进行类型学分析,并与同期遗物进行对比,初步认为该积石冢遗址所属年代应为新石器时代晚期到青铜时代早期。上部积石冢所属年代早于中部积石冢,中部积石冢早于下部积石冢,即鞍子山积石冢是沿着山脊从上到下从早到晚顺序排列。
 
  积石冢是新石器时代以来盛行的墓葬形式之一,在中国东北地区、朝鲜半岛、日本西部地区均有发现。大连地区分布有多处积石冢,有较强的地方特色。大连鞍子山积石冢的考古发掘,丰富了大连地区新石器时代至青铜时代积石冢考古资料,为研究辽东半岛先秦时期墓葬形制和结构提供了珍贵材料,为大连地区遗址保护和展示利用提供了基础资料和依据。
 
(原文标题:大连鞍子山积石冢出土大量龙山文化陶器 原文刊于:《光明日报》2018年02月27日第09版)
 
责编:荼荼

作者:吴琳 王阳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