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湖北襄阳发现一座新石器时代城址
发布时间:2018-02-24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胡清波    点击率:
  凤凰咀遗址位于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龙王镇闫营村的东北部,东南距襄阳市约27千米。为配合316国道改线工程建设,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襄州区文物处成立联合考古队,于2015年10月对该遗址进行了复查、勘探和断面清理,确定为一处新石器时代城址;2016年5月至6月又对城址东部的附属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布5米×5米探方8个,扩方2个,发掘面积共计250平方米。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参与了后期资料整理工作。


遗址航拍

  勘查发现,凤凰咀遗址现为一明显高于周边地区的台地,呈不规则椭圆形。其中,东部和北部边缘较陡峭,高出地表约2米。据当地人介绍,在遗址的东北部,曾有两处长约20米、高约2米的土包在改田时被推掉以填充洼地。西部和南部保存较差,边缘较缓,高出地表约1米。遗址东、北部有一条小沟环绕流过,为附近小清河的支流,西、南部有一周地势较低的洼地围绕。

  为进一步确定遗址的性质,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厦门大学考古系联合成立了探测小组,运用雷达成像技术对凤凰咀遗址东北角进行实地探测,发现多条测线存在异常。通过对雷达数据处理对比分析,推测此处可能为城墙结构。在此处密集的考古勘探也表明耕土层下即为致密硬实的夯土。

  在此基础上,联合考古队在凤凰咀台地四周边缘选取了4个断面进行清理。以东北部断面为例,清理显示地层可分为5层,第1层灰褐色土,较疏松,为表土层;第2层,红褐色粘土,致密坚硬,纯净无遗物;第3层,灰黑色土,较疏松,出有较多陶片、石器;第4层,灰色土,较疏松,出有少量陶片;第5层,浅灰色粘土,致密坚硬,纯净无遗物。第2层和第5层应属人工堆筑而成,未发现明显的夯窝等痕迹,但应该采取了某种加固措施。其他3处断面的堆积情况大致类似。而台地中部的勘探显示出完全不同的堆积现象,主要为文化层。这些说明凤凰咀台地四周存在一圈完整封闭的人工堆筑土,应为城墙结构,且存在两期城墙。在台地东部和北部有小河环绕,西部和南部隐约有洼地延伸,共同围绕凤凰咀一周,组成护城河。由此可以确认凤凰咀遗址是一处古城址。

  断面中文化层出土的陶片器型有鼎、折沿罐、高领罐、斜腹杯、红顶钵等,大致相当于屈家岭文化晚期和石家河文化早期。文化层介于两期城墙之间。

  地面还采集有较多标本,主要有陶片和石器。陶片以泥质灰陶为主,泥质红陶次之,有少量泥质黑陶,纹饰有篮纹、刻划纹、网络纹、附加堆纹,器型有鼎、豆、高领罐、斜腹杯、碗、盆、瓮、器盖及纺轮等。石器有石斧、镰、刀、凿、锛等。与断面出土遗物的年代大致对应。


发掘所出部分器物

  凤凰咀城址周边还分布有若干小型遗址。其中凤凰寺遗址位于凤凰咀城址东,与之相隔于护城河。联合考古队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现和清理出圆形房址1座、灰坑12个、瓮棺1座。出土大量陶器和少量石器。从出土的鼎、双腹豆、双腹碗、折沿罐、高领罐、翻折沿盆、器盖等器物来看,应属于屈家岭文化遗存。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凤凰咀城址的年代。

  综上,可以确定凤凰咀遗址是一处古城址,平面呈近椭圆形,面积约25万平方米。城外有一周护城河。城墙宽约30米,分为两期堆筑而成。凤凰咀城址第一期修筑年代应该不晚于屈家岭文化晚期;第二期修筑年代应该不早于石家河文化早期。凤凰咀城址周边分布有若干小型遗址,年代大体与城址一致,应该是城址的附属聚落群。凤凰咀古城应该具有区域中心聚落的地位。(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胡清波)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湖北襄阳发现一座新石器时代城址

发布时间: 2018-02-24

  凤凰咀遗址位于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龙王镇闫营村的东北部,东南距襄阳市约27千米。为配合316国道改线工程建设,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和襄州区文物处成立联合考古队,于2015年10月对该遗址进行了复查、勘探和断面清理,确定为一处新石器时代城址;2016年5月至6月又对城址东部的附属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布5米×5米探方8个,扩方2个,发掘面积共计250平方米。武汉大学历史学院考古系参与了后期资料整理工作。


遗址航拍

  勘查发现,凤凰咀遗址现为一明显高于周边地区的台地,呈不规则椭圆形。其中,东部和北部边缘较陡峭,高出地表约2米。据当地人介绍,在遗址的东北部,曾有两处长约20米、高约2米的土包在改田时被推掉以填充洼地。西部和南部保存较差,边缘较缓,高出地表约1米。遗址东、北部有一条小沟环绕流过,为附近小清河的支流,西、南部有一周地势较低的洼地围绕。

  为进一步确定遗址的性质,襄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厦门大学考古系联合成立了探测小组,运用雷达成像技术对凤凰咀遗址东北角进行实地探测,发现多条测线存在异常。通过对雷达数据处理对比分析,推测此处可能为城墙结构。在此处密集的考古勘探也表明耕土层下即为致密硬实的夯土。

  在此基础上,联合考古队在凤凰咀台地四周边缘选取了4个断面进行清理。以东北部断面为例,清理显示地层可分为5层,第1层灰褐色土,较疏松,为表土层;第2层,红褐色粘土,致密坚硬,纯净无遗物;第3层,灰黑色土,较疏松,出有较多陶片、石器;第4层,灰色土,较疏松,出有少量陶片;第5层,浅灰色粘土,致密坚硬,纯净无遗物。第2层和第5层应属人工堆筑而成,未发现明显的夯窝等痕迹,但应该采取了某种加固措施。其他3处断面的堆积情况大致类似。而台地中部的勘探显示出完全不同的堆积现象,主要为文化层。这些说明凤凰咀台地四周存在一圈完整封闭的人工堆筑土,应为城墙结构,且存在两期城墙。在台地东部和北部有小河环绕,西部和南部隐约有洼地延伸,共同围绕凤凰咀一周,组成护城河。由此可以确认凤凰咀遗址是一处古城址。

  断面中文化层出土的陶片器型有鼎、折沿罐、高领罐、斜腹杯、红顶钵等,大致相当于屈家岭文化晚期和石家河文化早期。文化层介于两期城墙之间。

  地面还采集有较多标本,主要有陶片和石器。陶片以泥质灰陶为主,泥质红陶次之,有少量泥质黑陶,纹饰有篮纹、刻划纹、网络纹、附加堆纹,器型有鼎、豆、高领罐、斜腹杯、碗、盆、瓮、器盖及纺轮等。石器有石斧、镰、刀、凿、锛等。与断面出土遗物的年代大致对应。


发掘所出部分器物

  凤凰咀城址周边还分布有若干小型遗址。其中凤凰寺遗址位于凤凰咀城址东,与之相隔于护城河。联合考古队对其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现和清理出圆形房址1座、灰坑12个、瓮棺1座。出土大量陶器和少量石器。从出土的鼎、双腹豆、双腹碗、折沿罐、高领罐、翻折沿盆、器盖等器物来看,应属于屈家岭文化遗存。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凤凰咀城址的年代。

  综上,可以确定凤凰咀遗址是一处古城址,平面呈近椭圆形,面积约25万平方米。城外有一周护城河。城墙宽约30米,分为两期堆筑而成。凤凰咀城址第一期修筑年代应该不晚于屈家岭文化晚期;第二期修筑年代应该不早于石家河文化早期。凤凰咀城址周边分布有若干小型遗址,年代大体与城址一致,应该是城址的附属聚落群。凤凰咀古城应该具有区域中心聚落的地位。(武汉大学历史学院  胡清波)

责编:韩翰

作者:胡清波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