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现场传真
现场传真
湖南澧水下游地区早期矿冶遗址调查收获颇丰
发布时间:2017-09-01    文章出处:湖南考古    作者:盛伟 李付平 邹桂森    点击率:
  一、 前言
 
  2016年10月,国家文物局颁布《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启动“长江中上游文明进程研究”项目。其中,对长江中游地区矿冶遗址进行专题调查和研究是该项目的重要内容。2017年7月至8月,为初步掌握澧水下游地区早期矿冶遗址的分布状况,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科技大学对澧水下游地区的石门、澧县两地商周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
 
  本次调查以地面踏查的方式为主,重点关注于对冶炼遗存(比如炉渣)的采集与分析,同时兼顾对各遗址基本信息的了解。本次工作基本做到了对“三普”登记的澧县、石门两地商周遗址的全覆盖,共调查遗址74处,其中澧县有38处,石门县有36处。另外,我们还对石门县境内过去地质调查中发现的几处矿山也一并进行了考察(图一)。
 
图一  调查所涉及的主要遗址
 
  二、澧水下游地区矿冶考古的新发现
 
  早期矿冶遗址的发现,首先依赖于对地表已暴露的冶铸遗物的采集和分析。过去的研究经验表明,矿渣是早期矿冶遗址的地表最常见的遗物,对于早期矿冶遗址的寻找具有很强的指向性。因而,本次调查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涉及的商周遗址上采集矿渣。
 
  在所调查的74处遗址中,找到矿渣的遗址有7处,分别是石门县的皂市遗址、刘家棚遗址、军垱桥遗址、笨虎台遗址、添坪遗址和澧县的黄泥岗遗址、星星遗址。这些遗址中采集的矿渣数量不等,其中皂市遗址的采集量相对最多。所有矿渣的体量都不大,长度一般在5厘米以内,多数为2—3厘米,一般带有磁性,表面有较细密的气孔,内部有明显的结晶体。根据这些特征可初步判断为早期铜渣。当然,对其性质的确认,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科学分析。目前这一工作仍在进行之中,结果将专文报道。
 
  从地理位置上看,以上七处遗址基本都位于澧水及其各条支流附近。比如,皂市、刘家棚、军垱桥、黄泥岗四遗址均邻近澧水干流,星星遗址靠近涔水,添坪遗址的东北面即为渫水。另外,这些遗址总体上离目前已知的铜矿带都不远,最近者如石门皂市遗址,与其附近的矿山实际上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从遗址的时代上看,皂市遗址除新石器时代外,主要还有商和西周时期的遗存;刘家棚遗址过去调查为西周、东周时期,本次调查未采集到遗物;军垱桥遗址本次主要采集到了东周时期的陶片;笨虎台遗址目前地表可见大量东周时期的陶片、瓦片,从断面所见文化层的包含物年代也集中在东周时期,因此遗址的主体时代应相当于东周。添坪遗址本次调查中未在地表采集到其它遗物,过去的调查登记其时代为商、西周和东周时期。星星遗址和黄泥岗遗址都曾做过试掘,其中星星遗址的主要年代集中于新石器时期,但同时过去也采集到商代、西周、东周阶段的遗物;黄泥岗遗址的时代相对比较集中,过去的试掘及本次调查采集的遗物都为西周时期。
 
  若分析各个遗址中所采矿渣的时代问题,由于过去曾在皂市遗址的商代地层中发现有矿渣,因此本次在皂市遗址中采集的矿渣有很大可能性是属于商代的遗物。而黄泥岗遗址由于其年代集中于西周时期,而矿渣附近又采集到较多西周阶段的陶片,因此有理由相信其时代可能为西周时期。另外五处遗址由于包含有多个阶段的遗存,因此其地表所采集矿渣的时代则只能暂且推定为商周时期。
 
图二  采集有矿渣的遗址点与矿区位置关系图
 
图三  皂市遗址采集的矿渣
 
  三、其他相关发现
 
  本次调查除重点关注可能存在矿冶活动的商周遗址外,还对澧县、石门两地的商周遗址进行了全面的复查,从而对这些地区商周遗址的现状和概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并发现了一些过去未引起重视的线索和问题,故特此一并作简要介绍。
 
  1、关于澧水下游地区商时期聚落的形态和结构问题,长期以来我们的认识是很模糊。相比于新石器时代澧阳平原地区多座的带有城壕系统的聚落或区域性中心遗址的发现,商时期的澧阳平原和澧水下游地区是否也存在区域性的中心遗址?是否可能也出现有带城壕设施的聚落?
 
  本次调查中,我们发现位于澧县梦溪镇白合村境内有三处几乎相连的遗址(黄藤湾遗址、黄庭湾遗址和植堰遗址)。从地表采集的陶片来看,这三处遗址的时代应当基本同时,均为商时期。其中,黄藤湾遗址的平面呈方形,四周带有明显环壕,面积约8000平米。据当地老乡告知,这些环壕并非为近代以来人类活动的结果,因此它有可能是一处商代的环壕聚落。
 
图四  黄庭湾、黄藤湾及植堰遗址
 
图五  黄庭湾遗址采集的遗物
 
  2、从构建澧水下游地区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序列的角度来看,目前商至西周早期阶段遗存的年代序列因材料相对较多而得以基本完成,但西周中期以后的遗存尚存在较大缺环。从过去试掘成果及本次调查情况来看,有几处重要遗址的时代或主要集中于西周、春秋时期,比如保宁桥遗址、文家山遗址等,或值得在今后的工作中加以注意。
 
  以保宁桥遗址为例,过去的试掘曾确定遗址堆积分早晚两个时期,早期约相当于西周前期,而晚期大体属西周中后期。另据我们对断面的观察来看,其文化层厚度普遍在1米以上,保存现状也比较好。因此,对其进行发掘或许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澧水下游地区西周中后期资料积累不足的现状,对于完善澧水下游商周时期遗存的年代序列有重要意义。
 
图六  保宁桥遗址的地层堆积
 
  四、 结语
 
  本次工作是带有明确学术目的的主动性考古调查,主要目标是试图对澧水下游地区早期(商周时期)矿冶遗址做一次摸底,次要目标是对澧水下游地区商周遗址的保存现状做一次全面的复查,最终目标是为今后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及研究工作打下坚实基础。受一些主客观条件所限(比如多数遗址的地表覆盖物面积过大),本次工作只能说是部分地达到了预先的构想。概括起来,其主要收获有如下两点:
 
  1、在多个遗址采集到矿渣,它们的物理特征指向为铜渣,对其进行科学分析将为我们了解澧水下游地区早期冶炼工业提供新资料,具有填补学术空白的重要意义。特别是皂市、黄泥岗两遗址不但发现的矿渣数量较多,时代可基本确认为商和西周时期,同时又找到了明确的文化层堆积以及陶片等遗存,因而值得重点关注。
 
  2、对今后的工作规划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如前所述,在冶金考古方面,皂市及黄泥岗遗址值得关注;在商周遗址的考古方面,澧水下游地区西周后期的文化面貌还不清晰,故可重点选择文化层堆积较厚的保宁桥遗址、文家山遗址等进行发掘;在聚落研究方面,可对黄藤湾、黄庭湾和植堰遗址做重点调查和发掘,特别是需要明确黄藤湾遗址环壕的年代问题。(文:盛伟;图:盛伟、李付平、邹桂森)
 
(原文标题:澧水下游地区早期矿冶遗址调查收获)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现场传真

湖南澧水下游地区早期矿冶遗址调查收获颇丰

发布时间: 2017-09-01

  一、 前言
 
  2016年10月,国家文物局颁布《大遗址保护“十三五”专项规划》,启动“长江中上游文明进程研究”项目。其中,对长江中游地区矿冶遗址进行专题调查和研究是该项目的重要内容。2017年7月至8月,为初步掌握澧水下游地区早期矿冶遗址的分布状况,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北京科技大学对澧水下游地区的石门、澧县两地商周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
 
  本次调查以地面踏查的方式为主,重点关注于对冶炼遗存(比如炉渣)的采集与分析,同时兼顾对各遗址基本信息的了解。本次工作基本做到了对“三普”登记的澧县、石门两地商周遗址的全覆盖,共调查遗址74处,其中澧县有38处,石门县有36处。另外,我们还对石门县境内过去地质调查中发现的几处矿山也一并进行了考察(图一)。
 
图一  调查所涉及的主要遗址
 
  二、澧水下游地区矿冶考古的新发现
 
  早期矿冶遗址的发现,首先依赖于对地表已暴露的冶铸遗物的采集和分析。过去的研究经验表明,矿渣是早期矿冶遗址的地表最常见的遗物,对于早期矿冶遗址的寻找具有很强的指向性。因而,本次调查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涉及的商周遗址上采集矿渣。
 
  在所调查的74处遗址中,找到矿渣的遗址有7处,分别是石门县的皂市遗址、刘家棚遗址、军垱桥遗址、笨虎台遗址、添坪遗址和澧县的黄泥岗遗址、星星遗址。这些遗址中采集的矿渣数量不等,其中皂市遗址的采集量相对最多。所有矿渣的体量都不大,长度一般在5厘米以内,多数为2—3厘米,一般带有磁性,表面有较细密的气孔,内部有明显的结晶体。根据这些特征可初步判断为早期铜渣。当然,对其性质的确认,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科学分析。目前这一工作仍在进行之中,结果将专文报道。
 
  从地理位置上看,以上七处遗址基本都位于澧水及其各条支流附近。比如,皂市、刘家棚、军垱桥、黄泥岗四遗址均邻近澧水干流,星星遗址靠近涔水,添坪遗址的东北面即为渫水。另外,这些遗址总体上离目前已知的铜矿带都不远,最近者如石门皂市遗址,与其附近的矿山实际上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从遗址的时代上看,皂市遗址除新石器时代外,主要还有商和西周时期的遗存;刘家棚遗址过去调查为西周、东周时期,本次调查未采集到遗物;军垱桥遗址本次主要采集到了东周时期的陶片;笨虎台遗址目前地表可见大量东周时期的陶片、瓦片,从断面所见文化层的包含物年代也集中在东周时期,因此遗址的主体时代应相当于东周。添坪遗址本次调查中未在地表采集到其它遗物,过去的调查登记其时代为商、西周和东周时期。星星遗址和黄泥岗遗址都曾做过试掘,其中星星遗址的主要年代集中于新石器时期,但同时过去也采集到商代、西周、东周阶段的遗物;黄泥岗遗址的时代相对比较集中,过去的试掘及本次调查采集的遗物都为西周时期。
 
  若分析各个遗址中所采矿渣的时代问题,由于过去曾在皂市遗址的商代地层中发现有矿渣,因此本次在皂市遗址中采集的矿渣有很大可能性是属于商代的遗物。而黄泥岗遗址由于其年代集中于西周时期,而矿渣附近又采集到较多西周阶段的陶片,因此有理由相信其时代可能为西周时期。另外五处遗址由于包含有多个阶段的遗存,因此其地表所采集矿渣的时代则只能暂且推定为商周时期。
 
图二  采集有矿渣的遗址点与矿区位置关系图
 
图三  皂市遗址采集的矿渣
 
  三、其他相关发现
 
  本次调查除重点关注可能存在矿冶活动的商周遗址外,还对澧县、石门两地的商周遗址进行了全面的复查,从而对这些地区商周遗址的现状和概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并发现了一些过去未引起重视的线索和问题,故特此一并作简要介绍。
 
  1、关于澧水下游地区商时期聚落的形态和结构问题,长期以来我们的认识是很模糊。相比于新石器时代澧阳平原地区多座的带有城壕系统的聚落或区域性中心遗址的发现,商时期的澧阳平原和澧水下游地区是否也存在区域性的中心遗址?是否可能也出现有带城壕设施的聚落?
 
  本次调查中,我们发现位于澧县梦溪镇白合村境内有三处几乎相连的遗址(黄藤湾遗址、黄庭湾遗址和植堰遗址)。从地表采集的陶片来看,这三处遗址的时代应当基本同时,均为商时期。其中,黄藤湾遗址的平面呈方形,四周带有明显环壕,面积约8000平米。据当地老乡告知,这些环壕并非为近代以来人类活动的结果,因此它有可能是一处商代的环壕聚落。
 
图四  黄庭湾、黄藤湾及植堰遗址
 
图五  黄庭湾遗址采集的遗物
 
  2、从构建澧水下游地区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序列的角度来看,目前商至西周早期阶段遗存的年代序列因材料相对较多而得以基本完成,但西周中期以后的遗存尚存在较大缺环。从过去试掘成果及本次调查情况来看,有几处重要遗址的时代或主要集中于西周、春秋时期,比如保宁桥遗址、文家山遗址等,或值得在今后的工作中加以注意。
 
  以保宁桥遗址为例,过去的试掘曾确定遗址堆积分早晚两个时期,早期约相当于西周前期,而晚期大体属西周中后期。另据我们对断面的观察来看,其文化层厚度普遍在1米以上,保存现状也比较好。因此,对其进行发掘或许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澧水下游地区西周中后期资料积累不足的现状,对于完善澧水下游商周时期遗存的年代序列有重要意义。
 
图六  保宁桥遗址的地层堆积
 
  四、 结语
 
  本次工作是带有明确学术目的的主动性考古调查,主要目标是试图对澧水下游地区早期(商周时期)矿冶遗址做一次摸底,次要目标是对澧水下游地区商周遗址的保存现状做一次全面的复查,最终目标是为今后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及研究工作打下坚实基础。受一些主客观条件所限(比如多数遗址的地表覆盖物面积过大),本次工作只能说是部分地达到了预先的构想。概括起来,其主要收获有如下两点:
 
  1、在多个遗址采集到矿渣,它们的物理特征指向为铜渣,对其进行科学分析将为我们了解澧水下游地区早期冶炼工业提供新资料,具有填补学术空白的重要意义。特别是皂市、黄泥岗两遗址不但发现的矿渣数量较多,时代可基本确认为商和西周时期,同时又找到了明确的文化层堆积以及陶片等遗存,因而值得重点关注。
 
  2、对今后的工作规划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如前所述,在冶金考古方面,皂市及黄泥岗遗址值得关注;在商周遗址的考古方面,澧水下游地区西周后期的文化面貌还不清晰,故可重点选择文化层堆积较厚的保宁桥遗址、文家山遗址等进行发掘;在聚落研究方面,可对黄藤湾、黄庭湾和植堰遗址做重点调查和发掘,特别是需要明确黄藤湾遗址环壕的年代问题。(文:盛伟;图:盛伟、李付平、邹桂森)
 
(原文标题:澧水下游地区早期矿冶遗址调查收获)

 

作者:盛伟 李付平 邹桂森

文章出处:湖南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