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原始密码——人面鱼纹陶盆
发布时间:2018-06-01    文章出处:国家博物馆    作者:    点击率:
  原始人类的艺术杰作


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陶盆
 
  中国是陶瓷的故乡,早在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国人就已经发明并开始使用陶器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的人面鱼纹陶盆,就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一件彩陶。

  人面鱼纹陶盆由细泥红陶制成,敞口卷唇,陶盆表面是以红黑赭白等色烧制而成的彩绘,陶盆的内壁则是两个奇怪的图案——用黑彩勾勒出的两组对称的人面鱼纹。

  图案中的人面呈圆形,额头的左半部被涂成黑色,右半部是黑色半弧形,眼睛细而平直,鼻梁挺直,神态安详。嘴旁分置有两个变形的鱼纹,鱼头与人嘴的外廓重合,加上两耳旁相对的两条小鱼,构成一个奇特的人鱼合体形象,表现出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人头顶的尖状角形物,可能是发髻,加上鱼鳍形的装饰,显得威武、华丽。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人面鱼纹陶盆出土于陕西西安半坡村,它成了中国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半坡类型中陶器的典型代表,尤其是陶盆上的人面鱼纹,更是被誉为原始人类的艺术杰作。那么,这些六千多年前的半坡古人,为什么要在陶盆上绘制这样一种神秘的人面鱼纹呢?

  神秘的人面鱼纹


人面鱼纹

  在农业还没有产生的原始社会里,原始人是通过采集、狩猎等方式获取食物的。他们的生存和自然界的变化往往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由于对自然界的这种过度依附,原始人渴望能够从变幻莫测的自然界,获得稳定的食物来源,从而健康地生存下去。所以他们常常通过想象,创造出一些形象,当作神灵来崇拜,这便是图腾。人面鱼纹的形象,很可能就是古人创造出的一种图腾。

  在不同的原始部落或氏族中,都会有不同的图腾。图腾的选择与原始人的生存方式有关。人和鱼两种图案的组合,反映了原始人的渔猎生活,表现出人、鱼之间的密切关系,所以人面鱼纹陶盆是研究原始人生产、生活方式的重要史料。

  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人面鱼纹向人们展示了原始艺术粗犷、古朴的独特魅力。原始社会是人类艺术的幼年时期,迄今为止,从原始社会人类遗址中出土的许多陶器上可以看出,原始人的艺术创作大多是对自然界中真实事物的模仿。

  人面鱼纹陶盆上的人面和鱼纹,就是很写实的图案。然而,这些图案又都表现出一种几何纹饰的夸张。这种神秘莫测的图案,向人们传递着怎样的讯息呢?

  原始人类的艺术创造力随着生产的进步而不断提高。从最初对事物的客观模仿,到逐渐加入主观的艺术创造,原始人类实现了艺术创作力的飞跃。人面鱼纹的图案就是模仿与创意完美融合的杰作。

  从人面鱼纹的图案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原始先民不仅有了对人和动物等较复杂形体的基本描绘能力,而且还能够准确地表现一些细部特征,如:头发挽成高髻或饰以羽毛、草穗,前额涂以不同色彩,髻是左右对称的鱼形。尤其让人称奇的是,原始先民奇迹般创作出了几何图形。人面的圆形、脸上的半弧形可能是从日月天象中感知到的,菱形的鱼身也许是从渔网中获得的创作灵感,把这些直观的形象,通过艺术创作,糅合在一起,古人最终完成了从单纯写实模仿向简单艺术概括的伟大飞跃。可以说人面鱼纹是原始艺术向古代艺术过渡的见证。

  人面鱼纹陶盆做什么用


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陶盆

  从人面鱼纹这个神秘的图案可以看出,原始人类的艺术创作和实际生活是息息相关的。陶器作为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重要标志,不仅仅是艺术品,更是日常生活用品。迄今为止,考古出土的众多原始陶器中,有打水用的陶罐,储存粮食用的陶缸,等等。那么这个绘有人面鱼纹的陶盆,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在原始社会,孩子是部落繁衍、壮大的希望,然而,在疾病和自然灾害面前,原始人往往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神灵的护佑。当部落中有儿童夭折时,人们便把夭折的孩子放置于陶瓮中,以瓮为棺,以盆为盖,并且在陶盆上绘制招魂纹饰,埋在部落附近。这件人面鱼纹陶盆,就是瓮棺的盖子。陶盆上的人面鱼纹,作为这种原始仪式中的神秘纹饰,更加直观地向人们展示了人类祖先对自然的崇拜和敬畏。

  人面鱼纹陶盆是中国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典型器物。陶盆上精美的彩绘纹饰,神秘的人面鱼纹图案,向人们展示了原始祖先对美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解开这些原始密码,我们会对原始艺术、当时的社会历史有更深的了解。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原始密码——人面鱼纹陶盆

发布时间: 2018-06-01

  原始人类的艺术杰作


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陶盆
 
  中国是陶瓷的故乡,早在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国人就已经发明并开始使用陶器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的人面鱼纹陶盆,就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最具代表性的一件彩陶。

  人面鱼纹陶盆由细泥红陶制成,敞口卷唇,陶盆表面是以红黑赭白等色烧制而成的彩绘,陶盆的内壁则是两个奇怪的图案——用黑彩勾勒出的两组对称的人面鱼纹。

  图案中的人面呈圆形,额头的左半部被涂成黑色,右半部是黑色半弧形,眼睛细而平直,鼻梁挺直,神态安详。嘴旁分置有两个变形的鱼纹,鱼头与人嘴的外廓重合,加上两耳旁相对的两条小鱼,构成一个奇特的人鱼合体形象,表现出丰富的艺术想象力。人头顶的尖状角形物,可能是发髻,加上鱼鳍形的装饰,显得威武、华丽。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人面鱼纹陶盆出土于陕西西安半坡村,它成了中国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半坡类型中陶器的典型代表,尤其是陶盆上的人面鱼纹,更是被誉为原始人类的艺术杰作。那么,这些六千多年前的半坡古人,为什么要在陶盆上绘制这样一种神秘的人面鱼纹呢?

  神秘的人面鱼纹


人面鱼纹

  在农业还没有产生的原始社会里,原始人是通过采集、狩猎等方式获取食物的。他们的生存和自然界的变化往往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

  由于对自然界的这种过度依附,原始人渴望能够从变幻莫测的自然界,获得稳定的食物来源,从而健康地生存下去。所以他们常常通过想象,创造出一些形象,当作神灵来崇拜,这便是图腾。人面鱼纹的形象,很可能就是古人创造出的一种图腾。

  在不同的原始部落或氏族中,都会有不同的图腾。图腾的选择与原始人的生存方式有关。人和鱼两种图案的组合,反映了原始人的渔猎生活,表现出人、鱼之间的密切关系,所以人面鱼纹陶盆是研究原始人生产、生活方式的重要史料。

  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人面鱼纹向人们展示了原始艺术粗犷、古朴的独特魅力。原始社会是人类艺术的幼年时期,迄今为止,从原始社会人类遗址中出土的许多陶器上可以看出,原始人的艺术创作大多是对自然界中真实事物的模仿。

  人面鱼纹陶盆上的人面和鱼纹,就是很写实的图案。然而,这些图案又都表现出一种几何纹饰的夸张。这种神秘莫测的图案,向人们传递着怎样的讯息呢?

  原始人类的艺术创造力随着生产的进步而不断提高。从最初对事物的客观模仿,到逐渐加入主观的艺术创造,原始人类实现了艺术创作力的飞跃。人面鱼纹的图案就是模仿与创意完美融合的杰作。

  从人面鱼纹的图案中,我们可以看出,当时的原始先民不仅有了对人和动物等较复杂形体的基本描绘能力,而且还能够准确地表现一些细部特征,如:头发挽成高髻或饰以羽毛、草穗,前额涂以不同色彩,髻是左右对称的鱼形。尤其让人称奇的是,原始先民奇迹般创作出了几何图形。人面的圆形、脸上的半弧形可能是从日月天象中感知到的,菱形的鱼身也许是从渔网中获得的创作灵感,把这些直观的形象,通过艺术创作,糅合在一起,古人最终完成了从单纯写实模仿向简单艺术概括的伟大飞跃。可以说人面鱼纹是原始艺术向古代艺术过渡的见证。

  人面鱼纹陶盆做什么用


新石器时代·人面鱼纹陶盆

  从人面鱼纹这个神秘的图案可以看出,原始人类的艺术创作和实际生活是息息相关的。陶器作为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重要标志,不仅仅是艺术品,更是日常生活用品。迄今为止,考古出土的众多原始陶器中,有打水用的陶罐,储存粮食用的陶缸,等等。那么这个绘有人面鱼纹的陶盆,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在原始社会,孩子是部落繁衍、壮大的希望,然而,在疾病和自然灾害面前,原始人往往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神灵的护佑。当部落中有儿童夭折时,人们便把夭折的孩子放置于陶瓮中,以瓮为棺,以盆为盖,并且在陶盆上绘制招魂纹饰,埋在部落附近。这件人面鱼纹陶盆,就是瓮棺的盖子。陶盆上的人面鱼纹,作为这种原始仪式中的神秘纹饰,更加直观地向人们展示了人类祖先对自然的崇拜和敬畏。

  人面鱼纹陶盆是中国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典型器物。陶盆上精美的彩绘纹饰,神秘的人面鱼纹图案,向人们展示了原始祖先对美的追求、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解开这些原始密码,我们会对原始艺术、当时的社会历史有更深的了解。


责编:韩翰

作者:

文章出处:国家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