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龙山蛋壳黑陶杯
发布时间:2018-04-11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    点击率:
  大家对“薄”有怎样的理解?薄如蝉翼?薄如钱唇?1厘米?1毫米?甚至是0.2毫米?
 
  距今四千多年前,中国黄河中下游,龙山文化时期,最质朴的材质邂逅了最巅峰的工艺。出土的数量极少的薄壁黑色陶杯,留下了那个时代的千古绝唱。
 
龙山蛋壳黑陶杯 资料图片
 
  地球早期的文明最先被陶器所散发的质朴光泽照耀。龙山时代的黑色陶杯,在多姿各异的彩陶世界中,如此与众不同。
 
  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这是世界考古学界对龙山时代黑陶杯的赞誉。
 
  这件蛋壳黑陶杯,器壁非常薄,口沿这个地方大约只有0.2到0.5(毫米),里面还有陶丸,这是古人的一个杰作。出土的蛋壳黑陶杯造型各不相同,它们非自批量生产,工艺的背后,件件都饱含着信仰与尊崇。
 
  极致的工艺使黑陶杯独步天下,现在的技术还原原始的工艺,要达到如此极致的薄度,依然是难以企及。
 
  如此薄壁的陶胎,在快速旋转中非常容易破碎,做这类小型器皿,对快轮轮盘设备的精密性与旋转时的稳定性,要求是很严格的。由于至今没有发现窑址,4000多年前,这些动力设备究竟是怎样工作的,我们只能止步于想象。
 
  蛋壳陶取材于远古时期河湖中沉积的细泥,经反复淘洗,不含任何杂质。最质朴的材质所能达到的极致,保障着器物的拉坯塑形与成形之后的细密坚硬。
 
  窑炉的温度与烧制时间的把握决定着陶器最终的命运。独特的“封窑渗碳”技术将碳分子在高温状态下渗透到胎体的微孔里,经过砑光的胎体表面黑色呈现。这种神秘的黑色的金属光泽,带着直观的视觉冲击和震撼,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发无限敬畏。
 
  可以想见,当时这种高端器物的生产或许被特定阶层垄断,耗费如此的人力物力去达到一种极致,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也许,作为礼器才能合理地解释蛋壳陶的存在。用规范化的系统与工艺极致的器物来表现祭祀中虚幻的“礼”,这是权利与等级的诉求。
 
  龙山文化时代,黄河下游的山东沿海地区,陶器的制作从随性到严格的工艺程序,预示着人类社会新的秩序慢慢形成。(《如果国宝会说话》解说词摘登)
 
(图文转自《光明日报》(2018年04月10日09版)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龙山蛋壳黑陶杯

发布时间: 2018-04-11

  大家对“薄”有怎样的理解?薄如蝉翼?薄如钱唇?1厘米?1毫米?甚至是0.2毫米?
 
  距今四千多年前,中国黄河中下游,龙山文化时期,最质朴的材质邂逅了最巅峰的工艺。出土的数量极少的薄壁黑色陶杯,留下了那个时代的千古绝唱。
 
龙山蛋壳黑陶杯 资料图片
 
  地球早期的文明最先被陶器所散发的质朴光泽照耀。龙山时代的黑色陶杯,在多姿各异的彩陶世界中,如此与众不同。
 
  四千年前地球文明最精致之制作,这是世界考古学界对龙山时代黑陶杯的赞誉。
 
  这件蛋壳黑陶杯,器壁非常薄,口沿这个地方大约只有0.2到0.5(毫米),里面还有陶丸,这是古人的一个杰作。出土的蛋壳黑陶杯造型各不相同,它们非自批量生产,工艺的背后,件件都饱含着信仰与尊崇。
 
  极致的工艺使黑陶杯独步天下,现在的技术还原原始的工艺,要达到如此极致的薄度,依然是难以企及。
 
  如此薄壁的陶胎,在快速旋转中非常容易破碎,做这类小型器皿,对快轮轮盘设备的精密性与旋转时的稳定性,要求是很严格的。由于至今没有发现窑址,4000多年前,这些动力设备究竟是怎样工作的,我们只能止步于想象。
 
  蛋壳陶取材于远古时期河湖中沉积的细泥,经反复淘洗,不含任何杂质。最质朴的材质所能达到的极致,保障着器物的拉坯塑形与成形之后的细密坚硬。
 
  窑炉的温度与烧制时间的把握决定着陶器最终的命运。独特的“封窑渗碳”技术将碳分子在高温状态下渗透到胎体的微孔里,经过砑光的胎体表面黑色呈现。这种神秘的黑色的金属光泽,带着直观的视觉冲击和震撼,让人不由自主地生发无限敬畏。
 
  可以想见,当时这种高端器物的生产或许被特定阶层垄断,耗费如此的人力物力去达到一种极致,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呢?也许,作为礼器才能合理地解释蛋壳陶的存在。用规范化的系统与工艺极致的器物来表现祭祀中虚幻的“礼”,这是权利与等级的诉求。
 
  龙山文化时代,黄河下游的山东沿海地区,陶器的制作从随性到严格的工艺程序,预示着人类社会新的秩序慢慢形成。(《如果国宝会说话》解说词摘登)
 
(图文转自《光明日报》(2018年04月10日09版)
 
责编:荼荼

作者:

文章出处:光明网-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