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江南钱王遗存断想
发布时间:2018-04-09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钱汉东    点击率:
  戊戌新春,我前往浙江临安钱王陵祭祖,考察了去年在市府大院内发掘出的千年“钱王遗存”。江南吴越国现保留下来的文物并不多,这处钱王遗存文物的发现填补了五代吴越史的空白,被评为2017年浙江省考古八大发现之一。
 
  吴越国钱王遗存的发现纯属偶然。在市府大院停车场改建时,发现地下3米处暗藏着一个堪称宏伟的地下建筑群,此建筑遗存的历史,可上溯到五代(公元907-960年)期间。一个不经意的发现,见证了一段鲜为人知的重要历史。杭州市考古所的王征宇老师向我介绍当时发掘的现场情况。
 

钱王遗存航拍全景
 
  轻轻地推开简易的木门,脚踩挖掘后回填的疏松褐色土地,我们进入库房观看出土的文物。出土的文物中,有铺地的青砖及板瓦、筒瓦、瓦当,部分青砖上还刻有文字,如“官”“官用”“午二”“壬”“东”“大唐”等;有精美的五代、北宋交替时期的瓷片残器和釉色乌黑的建窑浅足碗、影青瓷具以及元明时期的残件;有被埋数百年依然油光光的兽牙;还有100多枚铜钱。总体来说,出土器物的数量虽不多,但这些文物已经清楚地告诉人们,至少从五代起,先人们就居住并耕耘在这片土地上,那些刻着文字的青砖,也让人更清楚地认识到此处遗址的重要价值。
 
钱王遗存第6层出土花纹砖
 
  最令人惊叹的是,还出土了大型柱础石、排水暗沟以及质地厚实的青砖大型台基,4个能装数百斤水的巨型陶缸,以及不少用来盛酒或水被后人称为韩瓶的器皿。王征宇对我说:“与临安地区其他吴越国建筑遗存相比较,这次发现的柱础石规格是目前已发现的吴越国建筑遗存中最大的,建筑规制较高,所用的墁地方砖的尺寸与吴越国时期的功臣寺遗址相近。”
 
临安钱王遗址发掘现场
 
  望着大型柱础石,我感到震撼,它让我浮想联翩:两边门柱距离相隔10.5米,这么大跨度的建筑,需要采用多么粗大的木料才能架设在横梁上;而这仅是遗址的东西厢房,正殿一般为坐北朝南,它至今依旧静静地躺在地下,等待人们揭开其神秘的面纱。仅从目前出土的大型柱础石,就可以推测这个建筑的形制、规格都极高,它不是普通的民用住宅。有专家认为这千年“钱王遗存”可能是武肃王钱镠的“衣锦军”驻地。钱镠(公元852-932年),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创建者,在位41年,在位期间采取保境安民的政策,经济繁荣,渔盐桑蚕之利甲于江南,死后葬于临安故里。
 
  据考,军是当时重要的建制,后来演化为类似于县一级的行政区块的办公场所。衣锦军是钱镠负责督建并驻兵的地方。浙博馆藏的“二王手泽”一级藏品——五代吴越王钱镠和钱俶的手批文书遗迹,里面提到了“衣锦兴国军”。衣锦军取安民兴国之意。
 
  “衣锦军”说法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联想到此处叫太庙山,五代时此山称茅山。史载:公元894年,唐昭宗封钱镠为太府少卿,并“赐第茅山”。临安县志记载:自宋代临安县衙迁至太庙山以来,直到今天,太庙山就一直是临安县衙所在地。
 

钱王遗存出士“大唐”文字砖

 
  由此,我觉得遗址更像是钱王府的所在地。著名的“钱王陵”离钱王遗址近在咫尺,直线距离只有350米。钱镠的家乡观念很重,杭州离临安也不算远,他生前经常回故里省亲,还写了著名的《还乡歌》:“三节还乡兮挂锦衣,碧天朗朗兮爱日晖。功成道上兮列旌旗,父老远来兮相追随。家山乡眷兮会时稀,今朝设宴兮觥散飞。斗牛无孛兮民无欺,吴越一王兮驷马归。”6年前,我邀请“梁祝”的主创者何占豪先生为钱王词谱曲,今广为传唱。钱王生子50人之多,子又生孙,是一个庞大的王族,随行处理日常公务的文臣武将,衣锦军护卫队和大批仆人,衣食住行,需要有较为像样的住宅群。“衣锦还乡”典或出于此,临安至今有衣锦街、锦门等地名。《旧五代史》亦有钱镠“于临安故里兴造第舍”的记载。
 
  我多次去临安祭祖考察,从临安的地理风水及古代文献史料考证而言,这个地方适合建王府。钱镠逝世后葬在离发掘地不远处的“钱王陵”,后继的四位王及子孙,在40余年间每年清明冬至等节日都要前来祭祖,这也要有合适的府邸居住。王亲国戚,随行幕僚,王之随行人员浩浩荡荡,超过人们的想象。平时还有守陵的卫队需要长住。
 
  再说此处与 “墓东宅西”的传统礼制相符合。临安“钱镠祖居”现状也是如此,今遗存有著名的“婆留井”等,史称“锁井”故事就发生于此。钱镠被封为吴越国王后,将一生征战的盔甲,投进家乡婆留井中,加锁固封,表示不复使用,专心发展经济,以济苍生。考古论证的“钱镠祖居”与钱氏祖墓地所在地同为临安功臣山的南坡,两址仅一岗之隔,数百米之遥,墓居东,宅位西,择址聚族而居,聚族而葬,与当时此地丧葬礼俗相符合。这是钱氏王族刻意为之的尊祖礼仪,凝结着钱镠及子孙“守高祖之楸”“不轻弃先祖”的敬宗情愫。这从祖墓规制上进一步佐证了此遗址为王府的可能性。
 
  江南文化的核心为五代吴越国文化,集中反咉了家国情怀。尤其是钱王在这里治理了八十余年,造就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格局,构建了富有特色的江南水乡文化。钱王的仁慈和贤明,使西湖化解了“千年之劫”。据记载:当时中央政府准许钱镠造一座王府,风水先生认为填了西湖造王府是最佳选择,这里风水好,有王气,钱家可享有千年江山。但钱镠坚决不同意,说:“百姓靠湖水为生,无水即无民,我还要王气干什么?”他不但没填西湖,还招募了7000名“撩浅军”,专门从事西湖等水域的疏浚工作,后人有“留得西湖翠浪翻”的诗句赞扬钱王。
 
  钱王对苏南重镇苏州也十分重视,虎丘塔也为钱王所建。他派出第六子钱元璙(公元886-942年)前往驻守。钱元璙最喜园林,治理苏州30年,颇有政声,特别是其于苏州园林建设的贡献,泽被后世。史书记载他“俭约镇静,郡政循理”,“好治林圃,釃流以为沼,积土以为山,岛屿峰峦,出于巧思,求致异木,比及积岁”。
 
  目前,“钱王遗存”的发掘只露出冰山一角,新一轮的考古发掘正在进行之中,而且扩大了范围和规模;临安政府对此极为重视,期待新的考古发掘能证明专家们的种种猜测,同时,拟建造钱王陵考古遗址公园,为江南吴越文化平添新的亮点。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江南钱王遗存断想

发布时间: 2018-04-09

  戊戌新春,我前往浙江临安钱王陵祭祖,考察了去年在市府大院内发掘出的千年“钱王遗存”。江南吴越国现保留下来的文物并不多,这处钱王遗存文物的发现填补了五代吴越史的空白,被评为2017年浙江省考古八大发现之一。
 
  吴越国钱王遗存的发现纯属偶然。在市府大院停车场改建时,发现地下3米处暗藏着一个堪称宏伟的地下建筑群,此建筑遗存的历史,可上溯到五代(公元907-960年)期间。一个不经意的发现,见证了一段鲜为人知的重要历史。杭州市考古所的王征宇老师向我介绍当时发掘的现场情况。
 

钱王遗存航拍全景
 
  轻轻地推开简易的木门,脚踩挖掘后回填的疏松褐色土地,我们进入库房观看出土的文物。出土的文物中,有铺地的青砖及板瓦、筒瓦、瓦当,部分青砖上还刻有文字,如“官”“官用”“午二”“壬”“东”“大唐”等;有精美的五代、北宋交替时期的瓷片残器和釉色乌黑的建窑浅足碗、影青瓷具以及元明时期的残件;有被埋数百年依然油光光的兽牙;还有100多枚铜钱。总体来说,出土器物的数量虽不多,但这些文物已经清楚地告诉人们,至少从五代起,先人们就居住并耕耘在这片土地上,那些刻着文字的青砖,也让人更清楚地认识到此处遗址的重要价值。
 
钱王遗存第6层出土花纹砖
 
  最令人惊叹的是,还出土了大型柱础石、排水暗沟以及质地厚实的青砖大型台基,4个能装数百斤水的巨型陶缸,以及不少用来盛酒或水被后人称为韩瓶的器皿。王征宇对我说:“与临安地区其他吴越国建筑遗存相比较,这次发现的柱础石规格是目前已发现的吴越国建筑遗存中最大的,建筑规制较高,所用的墁地方砖的尺寸与吴越国时期的功臣寺遗址相近。”
 
临安钱王遗址发掘现场
 
  望着大型柱础石,我感到震撼,它让我浮想联翩:两边门柱距离相隔10.5米,这么大跨度的建筑,需要采用多么粗大的木料才能架设在横梁上;而这仅是遗址的东西厢房,正殿一般为坐北朝南,它至今依旧静静地躺在地下,等待人们揭开其神秘的面纱。仅从目前出土的大型柱础石,就可以推测这个建筑的形制、规格都极高,它不是普通的民用住宅。有专家认为这千年“钱王遗存”可能是武肃王钱镠的“衣锦军”驻地。钱镠(公元852-932年),五代十国时期吴越国创建者,在位41年,在位期间采取保境安民的政策,经济繁荣,渔盐桑蚕之利甲于江南,死后葬于临安故里。
 
  据考,军是当时重要的建制,后来演化为类似于县一级的行政区块的办公场所。衣锦军是钱镠负责督建并驻兵的地方。浙博馆藏的“二王手泽”一级藏品——五代吴越王钱镠和钱俶的手批文书遗迹,里面提到了“衣锦兴国军”。衣锦军取安民兴国之意。
 
  “衣锦军”说法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联想到此处叫太庙山,五代时此山称茅山。史载:公元894年,唐昭宗封钱镠为太府少卿,并“赐第茅山”。临安县志记载:自宋代临安县衙迁至太庙山以来,直到今天,太庙山就一直是临安县衙所在地。
 

钱王遗存出士“大唐”文字砖

 
  由此,我觉得遗址更像是钱王府的所在地。著名的“钱王陵”离钱王遗址近在咫尺,直线距离只有350米。钱镠的家乡观念很重,杭州离临安也不算远,他生前经常回故里省亲,还写了著名的《还乡歌》:“三节还乡兮挂锦衣,碧天朗朗兮爱日晖。功成道上兮列旌旗,父老远来兮相追随。家山乡眷兮会时稀,今朝设宴兮觥散飞。斗牛无孛兮民无欺,吴越一王兮驷马归。”6年前,我邀请“梁祝”的主创者何占豪先生为钱王词谱曲,今广为传唱。钱王生子50人之多,子又生孙,是一个庞大的王族,随行处理日常公务的文臣武将,衣锦军护卫队和大批仆人,衣食住行,需要有较为像样的住宅群。“衣锦还乡”典或出于此,临安至今有衣锦街、锦门等地名。《旧五代史》亦有钱镠“于临安故里兴造第舍”的记载。
 
  我多次去临安祭祖考察,从临安的地理风水及古代文献史料考证而言,这个地方适合建王府。钱镠逝世后葬在离发掘地不远处的“钱王陵”,后继的四位王及子孙,在40余年间每年清明冬至等节日都要前来祭祖,这也要有合适的府邸居住。王亲国戚,随行幕僚,王之随行人员浩浩荡荡,超过人们的想象。平时还有守陵的卫队需要长住。
 
  再说此处与 “墓东宅西”的传统礼制相符合。临安“钱镠祖居”现状也是如此,今遗存有著名的“婆留井”等,史称“锁井”故事就发生于此。钱镠被封为吴越国王后,将一生征战的盔甲,投进家乡婆留井中,加锁固封,表示不复使用,专心发展经济,以济苍生。考古论证的“钱镠祖居”与钱氏祖墓地所在地同为临安功臣山的南坡,两址仅一岗之隔,数百米之遥,墓居东,宅位西,择址聚族而居,聚族而葬,与当时此地丧葬礼俗相符合。这是钱氏王族刻意为之的尊祖礼仪,凝结着钱镠及子孙“守高祖之楸”“不轻弃先祖”的敬宗情愫。这从祖墓规制上进一步佐证了此遗址为王府的可能性。
 
  江南文化的核心为五代吴越国文化,集中反咉了家国情怀。尤其是钱王在这里治理了八十余年,造就了“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格局,构建了富有特色的江南水乡文化。钱王的仁慈和贤明,使西湖化解了“千年之劫”。据记载:当时中央政府准许钱镠造一座王府,风水先生认为填了西湖造王府是最佳选择,这里风水好,有王气,钱家可享有千年江山。但钱镠坚决不同意,说:“百姓靠湖水为生,无水即无民,我还要王气干什么?”他不但没填西湖,还招募了7000名“撩浅军”,专门从事西湖等水域的疏浚工作,后人有“留得西湖翠浪翻”的诗句赞扬钱王。
 
  钱王对苏南重镇苏州也十分重视,虎丘塔也为钱王所建。他派出第六子钱元璙(公元886-942年)前往驻守。钱元璙最喜园林,治理苏州30年,颇有政声,特别是其于苏州园林建设的贡献,泽被后世。史书记载他“俭约镇静,郡政循理”,“好治林圃,釃流以为沼,积土以为山,岛屿峰峦,出于巧思,求致异木,比及积岁”。
 
  目前,“钱王遗存”的发掘只露出冰山一角,新一轮的考古发掘正在进行之中,而且扩大了范围和规模;临安政府对此极为重视,期待新的考古发掘能证明专家们的种种猜测,同时,拟建造钱王陵考古遗址公园,为江南吴越文化平添新的亮点。
 
责编:荼荼

作者:钱汉东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