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随笔
考古随笔
西北大学东天山考古队救火记
发布时间:2017-08-29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王玥 王尹辰    点击率:
  考古人是严谨认真的,又是热情奔放的。他们行走在田野上,徜徉在乡土中,热爱脚下的土地,也热爱这里的人民。
 

 
  2017 年7 月18 日7 点多,历时40分钟,西北大学东天山考古队成功帮助邻院哈萨克族老乡扑灭了大火。之前,他们在此发掘的3000 年前大型石砌房址——海子沿遗址已是妇孺皆知,现在,灼热的火海让考古队与哈萨克族老乡的关系更加亲密,这是东天山考古队20 多名师生入驻新疆巴里坤县海子沿哈萨克族自治乡将近两个月内发生的一段独特经历。
 
  只见那时,滚滚的浓烟混合着哈萨克族老乡的呼喊声,自西向东咄咄逼来,考古队的队员们纷纷放下了手头正在整理的发掘资料。转眼间,裹挟着刺鼻气味的浓烟便侵占了考古队的大半个驻地,而位于驻地院墙之西的邻居家已被浓烟所吞噬,难以查看内里情势。但听浓烟之内,哈萨克语、汉语,各种呼喊、唏嘘声乃至于邻居家妇人的哭泣声同失控的火势一般,一步步将混乱与紧张升级。
 
  考古队的驻地内,男生们纷纷翻墙赶去救火,女生们赶至后院拉开水闸,搜集所有能用的水盆和水桶,同时还细心地准备了打湿的毛巾和口罩。“注意保护好自己!先把老人和孩子隔离开!”任萌老师和吴师傅焦急地喊道。陈刚当先翻越砖墙并询问电闸的位置,电闸关闭后,井水水泵无法继续供水,驻地后院的女生们急将浮选和清洗陶片所用的水盆水桶也一齐翻出。蓄水桶的开关开启,一盆盆一桶桶救急的水自东向西、从驻地到邻院,拉成了一条银色的长链,直指耀武扬威的火舌。
 
  甫尔开提接过一盆水冲向失火的房屋,高温袭来,浓烟遮挡了视线,猛然窜出的火焰将救火的人群一个个打退,甫尔开提冲在最前面,他前额的发梢眉梢都被火燎着了一些,“我当时只觉得头上一热,后来才知道头发和眉毛被燎到了”,他回忆道。
 
  陈刚恰好在甫尔开提的身后,为了方便来往,他索性甩掉拖鞋赤脚奔跑。

 
  来帮忙救火和照看的老乡逐渐多起来,其中有参加海子沿遗址发掘的波拉提、热阿哈木大哥,还有附近常打招呼却叫不上名字的邻居们,众人齐心协力与火舌相对抗。让人紧张的事情发生了,年迈的户主一遍遍地冲进浓烟中抢救毛毡和其他物资,肖国强赶忙指挥大家保护户主。我们总说生命大于钱财,可是在这一刻,家与财哪有清晰的界限呢。驻地蓄水桶的水用光了,便用废水池里的水代替。甫尔开提翻译,陈刚和肖国强连救火带指挥,王尹辰随时注意疏散和保护跑来围观的儿童。接连扑灭两轮明火之后,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8 点左右,随着消防车的到来,考古队的队员们不再逗留,陆续回到了驻地。
 
  现在的海子沿村又是一派安静与祥和的景象,村庄小路上不时有归家的牛在缓慢地行走,唯有断裂的房梁和熏黑的墙壁在隔壁沉默着,耳畔救火时的哭喊声也早已随风远去,考古队员们继续着手头的发掘工作,天边又是一轮红日,缠绕着红黄的云朵缓缓落下,东天山考古队驻地和邻院相隔的墙壁上,报春花在怒放。(摄影:黄飞翔 迪丽热巴 校正:马健 任萌)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8月25日7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随笔

西北大学东天山考古队救火记

发布时间: 2017-08-29

  考古人是严谨认真的,又是热情奔放的。他们行走在田野上,徜徉在乡土中,热爱脚下的土地,也热爱这里的人民。
 

 
  2017 年7 月18 日7 点多,历时40分钟,西北大学东天山考古队成功帮助邻院哈萨克族老乡扑灭了大火。之前,他们在此发掘的3000 年前大型石砌房址——海子沿遗址已是妇孺皆知,现在,灼热的火海让考古队与哈萨克族老乡的关系更加亲密,这是东天山考古队20 多名师生入驻新疆巴里坤县海子沿哈萨克族自治乡将近两个月内发生的一段独特经历。
 
  只见那时,滚滚的浓烟混合着哈萨克族老乡的呼喊声,自西向东咄咄逼来,考古队的队员们纷纷放下了手头正在整理的发掘资料。转眼间,裹挟着刺鼻气味的浓烟便侵占了考古队的大半个驻地,而位于驻地院墙之西的邻居家已被浓烟所吞噬,难以查看内里情势。但听浓烟之内,哈萨克语、汉语,各种呼喊、唏嘘声乃至于邻居家妇人的哭泣声同失控的火势一般,一步步将混乱与紧张升级。
 
  考古队的驻地内,男生们纷纷翻墙赶去救火,女生们赶至后院拉开水闸,搜集所有能用的水盆和水桶,同时还细心地准备了打湿的毛巾和口罩。“注意保护好自己!先把老人和孩子隔离开!”任萌老师和吴师傅焦急地喊道。陈刚当先翻越砖墙并询问电闸的位置,电闸关闭后,井水水泵无法继续供水,驻地后院的女生们急将浮选和清洗陶片所用的水盆水桶也一齐翻出。蓄水桶的开关开启,一盆盆一桶桶救急的水自东向西、从驻地到邻院,拉成了一条银色的长链,直指耀武扬威的火舌。
 
  甫尔开提接过一盆水冲向失火的房屋,高温袭来,浓烟遮挡了视线,猛然窜出的火焰将救火的人群一个个打退,甫尔开提冲在最前面,他前额的发梢眉梢都被火燎着了一些,“我当时只觉得头上一热,后来才知道头发和眉毛被燎到了”,他回忆道。
 
  陈刚恰好在甫尔开提的身后,为了方便来往,他索性甩掉拖鞋赤脚奔跑。

 
  来帮忙救火和照看的老乡逐渐多起来,其中有参加海子沿遗址发掘的波拉提、热阿哈木大哥,还有附近常打招呼却叫不上名字的邻居们,众人齐心协力与火舌相对抗。让人紧张的事情发生了,年迈的户主一遍遍地冲进浓烟中抢救毛毡和其他物资,肖国强赶忙指挥大家保护户主。我们总说生命大于钱财,可是在这一刻,家与财哪有清晰的界限呢。驻地蓄水桶的水用光了,便用废水池里的水代替。甫尔开提翻译,陈刚和肖国强连救火带指挥,王尹辰随时注意疏散和保护跑来围观的儿童。接连扑灭两轮明火之后,火势终于得到了控制。8 点左右,随着消防车的到来,考古队的队员们不再逗留,陆续回到了驻地。
 
  现在的海子沿村又是一派安静与祥和的景象,村庄小路上不时有归家的牛在缓慢地行走,唯有断裂的房梁和熏黑的墙壁在隔壁沉默着,耳畔救火时的哭喊声也早已随风远去,考古队员们继续着手头的发掘工作,天边又是一轮红日,缠绕着红黄的云朵缓缓落下,东天山考古队驻地和邻院相隔的墙壁上,报春花在怒放。(摄影:黄飞翔 迪丽热巴 校正:马健 任萌)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7年8月25日7版)
 

作者:王玥 王尹辰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