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考古园地考古百科
考古百科
元代蒙古族的服饰——云想衣裳系列
发布时间:2017-06-29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    作者:李来玉    点击率:
  与契丹族一样,蒙古族也是一个以游牧为主的草原民族。所以其民族服装非常简洁。

  冠帽可以说是蒙古族男女服饰中非常鲜明的特征。蒙古族贵妇所戴的顾姑冠具有浓郁的时代特色。据学者研究,制作顾姑冠主要以桦木做骨架,外面包有红绢,用金帛作顶。冠顶上用柳枝或细铁丝做一个高起的细架,上面包有青毡,整体上大下小。贵族妇女所戴顾姑冠的上面装饰十分华贵,宝石、珍珠、彩珠、翠花、琥珀、织锦、孔雀毛等物品为顾姑冠增添了炫目光彩。现在保存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的元世祖皇后画像和陕西蒲城洞耳村墓中壁画中妇女头上所戴顾姑冠都是其身份和地位的显示。男子冬天戴帽子、夏天戴笠子。笠子顶有尖有圆。除此之外,元代蒙古族男子还流行一种名为瓦楞式的帽子,陕西西安元代段继荣墓中出土的彩绘陶俑就戴有瓦楞帽。贵族男子冬天所戴的帽子多用贵重皮毛制成。

棕色罗刺绣花鸟纹夹衫 内蒙古元代集宁路故城出土

 

印金花卉绫长袍 内蒙古集宁路故城遗址出土

  据文献记载,蒙古族男子发式均为“婆焦式”,这种发式大致就是先把头发分成四部分,脑后的一部分剃光,前部的一部分修剪成桃形、尖角形等形状,左右两边各编成辫子,结成环形,分别垂在两耳旁。元代皇帝的画像中可以看到这样的发式。

  蒙古族传统服饰无论男女服饰皆主要以袍服为主,着长靴,男子袍服较短,通常在膝盖上下,腰间束带,女子袍服长度通常至脚踝。袍服领子多样,既有方领,也有圆领和交领,左右衽兼有。

头戴荷叶帽,身着长袍,胸扎护围,腰束带的男舞者 河南焦作西冯村出土

 

对坐图 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出土

  在元代蒙古族入主中原之后,服饰逐渐受到汉族服饰的影响。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出土的一幅墓主人夫妇对坐图中,男主人头戴折沿带披帽, 身着束袖长袍,腰扎包肚,足蹬红靴。女主人头戴元代流行的蒙族妇女冠式—“顾姑冠”,身着宽大袍服”,西侧男侍留蒙人“婆焦”发式,身着左衽长衣,束带悬囊,足蹬筒靴,腕搭拭巾,怀抱长杖。东侧女侍,辫发,上衫下裙,外罩半臂。这一幅壁画,既有蒙古族男女典型的装扮,又有汉族服饰的影子,可谓是元代蒙古族服饰的最好写照。
 
参考文献:
赵超:《云想衣裳—中国服饰的考古文物研究》,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4年1月。
刘恒武:《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壁画》,《收藏家》1999年第2期。
徐文静:《元代墓室壁画人物服饰形制探析》,《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10年(第七卷)第一期(总第二十三期)。
中国美术全集编辑委员会:《中国美术全集 工艺美术编 6 印染织绣(下)》,文物出版社,1985年12月。
中国美术全集编辑委员会:《中国美术全集 墓葬雕塑及其他(二)》,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黄山书社,2010年12月。
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 金银玉石卷》,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联合出版,1994年10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考古百科

元代蒙古族的服饰——云想衣裳系列

发布时间: 2017-06-29

  与契丹族一样,蒙古族也是一个以游牧为主的草原民族。所以其民族服装非常简洁。

  冠帽可以说是蒙古族男女服饰中非常鲜明的特征。蒙古族贵妇所戴的顾姑冠具有浓郁的时代特色。据学者研究,制作顾姑冠主要以桦木做骨架,外面包有红绢,用金帛作顶。冠顶上用柳枝或细铁丝做一个高起的细架,上面包有青毡,整体上大下小。贵族妇女所戴顾姑冠的上面装饰十分华贵,宝石、珍珠、彩珠、翠花、琥珀、织锦、孔雀毛等物品为顾姑冠增添了炫目光彩。现在保存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的元世祖皇后画像和陕西蒲城洞耳村墓中壁画中妇女头上所戴顾姑冠都是其身份和地位的显示。男子冬天戴帽子、夏天戴笠子。笠子顶有尖有圆。除此之外,元代蒙古族男子还流行一种名为瓦楞式的帽子,陕西西安元代段继荣墓中出土的彩绘陶俑就戴有瓦楞帽。贵族男子冬天所戴的帽子多用贵重皮毛制成。

棕色罗刺绣花鸟纹夹衫 内蒙古元代集宁路故城出土

 

印金花卉绫长袍 内蒙古集宁路故城遗址出土

  据文献记载,蒙古族男子发式均为“婆焦式”,这种发式大致就是先把头发分成四部分,脑后的一部分剃光,前部的一部分修剪成桃形、尖角形等形状,左右两边各编成辫子,结成环形,分别垂在两耳旁。元代皇帝的画像中可以看到这样的发式。

  蒙古族传统服饰无论男女服饰皆主要以袍服为主,着长靴,男子袍服较短,通常在膝盖上下,腰间束带,女子袍服长度通常至脚踝。袍服领子多样,既有方领,也有圆领和交领,左右衽兼有。

头戴荷叶帽,身着长袍,胸扎护围,腰束带的男舞者 河南焦作西冯村出土

 

对坐图 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出土

  在元代蒙古族入主中原之后,服饰逐渐受到汉族服饰的影响。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出土的一幅墓主人夫妇对坐图中,男主人头戴折沿带披帽, 身着束袖长袍,腰扎包肚,足蹬红靴。女主人头戴元代流行的蒙族妇女冠式—“顾姑冠”,身着宽大袍服”,西侧男侍留蒙人“婆焦”发式,身着左衽长衣,束带悬囊,足蹬筒靴,腕搭拭巾,怀抱长杖。东侧女侍,辫发,上衫下裙,外罩半臂。这一幅壁画,既有蒙古族男女典型的装扮,又有汉族服饰的影子,可谓是元代蒙古族服饰的最好写照。
 
参考文献:
赵超:《云想衣裳—中国服饰的考古文物研究》,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4年1月。
刘恒武:《陕西蒲城洞耳村元墓壁画》,《收藏家》1999年第2期。
徐文静:《元代墓室壁画人物服饰形制探析》,《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学报》2010年(第七卷)第一期(总第二十三期)。
中国美术全集编辑委员会:《中国美术全集 工艺美术编 6 印染织绣(下)》,文物出版社,1985年12月。
中国美术全集编辑委员会:《中国美术全集 墓葬雕塑及其他(二)》,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黄山书社,2010年12月。
国家文物局主编:《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 金银玉石卷》,商务印书馆、上海辞书出版社联合出版,1994年10月。

 

作者:李来玉

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