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阿富汗文物:人类的遗产 共同的守望——“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在郑州博物馆开幕
发布时间:2018-05-29    文章出处:国家文物局    作者:徐秀丽    点击率:
  “我们也注意到中国人民对展览很关注,也非常感谢中国人民的关注,希望在郑州博物馆的展览能让更多观众了解阿富汗的历史,了解那些文物背后的故事。”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文物修复专员阿卜杜拉说,“希望阿富汗国宝能在中国更多的城市展出,成为中阿两国紧密联系的桥梁。”

  5月25日,“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在郑州博物馆开幕了。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公元前3世纪神像图案饰板


法罗尔丘地出土公元前2200-前1900年金几何纹杯

  精品文物诉说古代文明交往

  饰板上头戴花冠的人像是希腊自然女神西布莉,手持长棍和缰绳,有翼的人像是胜利女神,二神立于一辆由双狮所拉的战车上。衣冠、巨轮高栏的阿契美尼德式战车、阶梯状的祭台,明显具有叙利亚和伊朗地区的特征。太阳神、新月和星星一同出现在天空中。该文物代表着希腊神灵信仰一直在中亚地区延续着。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介绍到这件有代表性的文物时脸上难掩自豪之情,“这一描绘希腊自然女神西布莉的图案饰板是阿伊•哈努姆遗址发现的最古老文物之一。”

  “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共展出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231件(套)珍贵文物,以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4处考古遗址为线索,勾勒出古代阿富汗的早期历史进程,展现出古代阿富汗多元的文明图景。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阿富汗作为古代商道的十字路口,来自不同文化和地区的人曾在此汇聚贸易。不同文明的接触深刻的影响着当地的文化,最初的文化交流与交互影响的痕迹镌刻在阿富汗不同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上。展览中每一件文物都呈现了阿富汗的特质。与此同时,这些文物巧夺天工的技艺会让人瞠目结舌。这些精美的文物也展现了古代阿富汗艺术家和手工艺人的天赋和创造力。

  展览中时代最早的展品是1966年出土于法罗尔丘地的一组窖藏金器。这些金器相对完整,年代约在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时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夏王朝。法罗尔金器上的造型纹饰体现了非常多元的文化因素,表明阿富汗境内阿姆河上游地区的早期青铜文明,与两河流域、古代印度和中亚地区等邻近地区关系密切,显示出阿富汗早期文明甫一诞生即与欧亚大陆的历史文化密不可分。

  展览中成组的带有古希腊风格的雕塑、文字、建筑装饰、日晷等精美展品来自阿伊•哈努姆遗址。阿伊•哈努姆城是东方希腊化时代的文化中心,是公元前4世纪下半叶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的产物。法国考古学家经过多年考古发掘,在阿伊•哈努姆发现有神庙、宫殿、圆形剧场、体育场、图书馆等城市建筑遗址,遗址出土的众多文物反映了当时这座城市主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展览的最大亮点是出土于蒂拉丘地墓葬群的众多金器。这些璀璨夺目的金器,包括造型奇美、巧夺天工的纯金王冠;装饰有多组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徽章、工艺精湛的纯金腰带;足金打造的巴克特里亚阿芙洛狄忒金像的胸饰、骑海豚的厄洛斯金钩扣,以及镶满绿松石的黄金宝剑、嵌有众多宝石的黄金项链等等,美轮美奂,熠熠生辉。

  据学者研究,蒂拉丘地墓葬群的埋藏年代在公元25至50年之间,此一时期正值贵霜帝国的勃兴之际,来自欧亚草原的游牧部落,取代希腊人在巴克特里亚(我国历史上所称的“大夏”)的统治,这批游牧民族正是《史记》所载从中国迁徙而来的大月氏。因此,巴克特里亚黄金宝藏中很多金器都带有东方中国的因素。

  “来自中国的大月氏则是解读此次展览的重要钥匙。从某种程度上,观众可以循着阿伊•哈努姆的城市遗迹、蒂拉丘地的黄金之墟,以及贝格拉姆的贵霜夏都或丝路货栈,一路追寻从中国河西走廊和祁连山脉西迁又南徙的大月氏的足迹。”河南省文物局外事处副处长陈彦堂说。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公元前2世纪人面具喷水口


蒂拉丘地出土纯金王冠

  保护文化遗产的笃定决心

  1978年,希腊裔前苏联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在阿富汗北部的蒂拉丘地发现了数座古代游牧民族的墓葬和遗址,发掘出土了古代黄金制品21618件,被视为当今丝绸之路上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其年代可以远溯到公元前327年建立的中亚古国——巴克特里亚王朝。

  巴克特里亚为古希腊人对阿富汗东北部地区的称呼,曾经是古波斯帝国的领地,公元前339年,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建立了巴克特里亚城邦。在中国的古书上,称其为“大夏”国。公元145年,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巴克特里亚,希腊人撤退时匆匆掩埋了他们的金银财宝,巴克特里亚宝藏最后都落入了贵霜人之手。百余年后,贵霜帝国没落,这些宝藏作为随葬品又被埋进了地下。

  巴克特里亚宝藏出土后,马上被送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曾经被展示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展厅里,供人们欣赏。巴克特里亚宝藏里有古希腊的硬币、中国汉代的铜镜、印度的象牙梳子,可以想见当年丝绸之路上多元文明的融汇。

  在阿富汗长期战乱中,人们一直担心这些珍贵文物的命运,特别是担心被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找到,担心他们把古老珍贵的黄金制品偷偷熔化成金条。

  1996年,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喀布尔后,大肆破坏阿富汗文物,首当其冲的便是国家博物馆。巴克特里亚宝藏成为塔利班分子的首要寻找目标。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员工始终对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们熬过了塔利班的严刑拷打,即使昏迷也坚持不透露秘密,从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

  2003年,塔利班政权被推翻,阿富汗迎来短暂的稳定。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前馆长马苏迪觉得没有必要再保持沉默,回到首都喀布尔,来到封存文物的地下金库,打开了宝藏的大门。

  经历多年的动荡纷争,这批沉睡的文物,终于再次被世人看到了它们的光芒。

  这批文物不仅代表阿富汗的过去,也见证了阿富汗的包括文博工作者在内的人们守护文明的历史。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有一句家喻户晓的箴言,镌刻在博物馆门口的石板上:“文化存,国家生”。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这一字一句都表达着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我们文化遗产的笃定决心。文化遗产是我们的身份,失去了它就失去了身份。因此,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为自己是博物馆的一份子,为博物馆带来的变化而倍感骄傲。在我来中国的前两天,我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文物呈现在了非常重要的伊斯兰艺术展上。”


贝格拉姆出土公元1世纪彩绘大口玻璃杯

  守望文明是一种责任

  2006年起,这批阿富汗文物开始了世界巡展之旅,足迹遍及法国、意大利、荷兰、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国家。

  2017年春天,它们来到了我国,先后在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馆展出,郑州博物馆是第四站。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赵古山介绍,“随后,这批文物还会在深圳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等博物馆展出。”

  “阿富汗的文化遗产,也是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阿富汗的文博工作者为了保护文物付出了大量心血甚至生命,我们作为文博工作者也有责任把它们守护好、展示好。”郑州博物馆副书记、副馆长郭春媛说。

  坚定更好的展示这批阿富汗文物内涵的决心,激励着每一站的策展人不断创新,努力寻求着各自不同的展品组合与叙述方式。

  故宫博物院以“浴火重生”为主题,开始了在中国的第一场展览,主要强调的是其历经战争的洗礼,突出文物来之不易。

  在敦煌研究院展出的主题,是“丝路秘宝”,突出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以及阿富汗文物的神秘。

  而成都博物馆则以“文明的回想”作为重点,意在通过文物,表达阿富汗与中国,特别是展出地四川,在历史、文化、经济上的联系。

  “此次展览是郑州博物馆承接的首个外展览。”郭春媛告诉记者,河南作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郑州作为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从古至今在文化的传播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次展览以‘阿富汗国家宝藏’为名,展现出文物的价值和内涵,以及与郑州、河南的深厚关系。

  另外,从展览中对蒂拉丘地大量金饰品的摆放上,也展现了博物馆策展人的努力。

  故宫博物院展览中的金饰陈列采用的是几何图案;敦煌研究院展览中的金饰陈列参照了巴米扬与敦煌石窟中的套斗藻井造型;成都博物馆展览中将金饰摆放为博物馆馆标的形状。 

  “郑州博物馆则没有特意摆出形状,单纯呈现文物本身之美。”郭春媛说。

  在国内的每一站展览期间,不同的博物馆配合展览都开展了一系列的讲座、社教等活动……全方位立体式地尽情展现了这个古老、多舛又灿烂的国度。

  阿富汗文物展不仅给中国观众带来了美的享受,更让人们深刻了解到阿富汗被历史车轮碾过的伤痛痕迹与历史赐予这个国度的无上荣耀。

  “在中国展览以来,我发现一些中国年轻学者开始学习和研究阿富汗的历史和文化。阿富汗的大学生也乐于学习汉语,愿意了解更多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博物馆和阿富汗的博物馆建立了友好关系,甚至中国的考古学家也愿意参与发掘阿富汗的遗址遗迹,尤其是古代丝绸之路沿线上的遗迹。正因为阿富汗文物展,公众对中阿两国的了解达到了前所为有的高度。”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

  我们相信,当某一天,阿富汗文物回到故土时,它们不仅带着所到巡展每一站的观众满满的祝愿,一路旅途中的美好也会增添在它们的历史记忆中,再见时,它们会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展现在我们面前。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阿富汗文物:人类的遗产 共同的守望——“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在郑州博物馆开幕

发布时间: 2018-05-29

  “我们也注意到中国人民对展览很关注,也非常感谢中国人民的关注,希望在郑州博物馆的展览能让更多观众了解阿富汗的历史,了解那些文物背后的故事。”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文物修复专员阿卜杜拉说,“希望阿富汗国宝能在中国更多的城市展出,成为中阿两国紧密联系的桥梁。”

  5月25日,“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在郑州博物馆开幕了。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公元前3世纪神像图案饰板


法罗尔丘地出土公元前2200-前1900年金几何纹杯

  精品文物诉说古代文明交往

  饰板上头戴花冠的人像是希腊自然女神西布莉,手持长棍和缰绳,有翼的人像是胜利女神,二神立于一辆由双狮所拉的战车上。衣冠、巨轮高栏的阿契美尼德式战车、阶梯状的祭台,明显具有叙利亚和伊朗地区的特征。太阳神、新月和星星一同出现在天空中。该文物代表着希腊神灵信仰一直在中亚地区延续着。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介绍到这件有代表性的文物时脸上难掩自豪之情,“这一描绘希腊自然女神西布莉的图案饰板是阿伊•哈努姆遗址发现的最古老文物之一。”

  “阿富汗国家宝藏”展共展出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231件(套)珍贵文物,以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4处考古遗址为线索,勾勒出古代阿富汗的早期历史进程,展现出古代阿富汗多元的文明图景。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阿富汗作为古代商道的十字路口,来自不同文化和地区的人曾在此汇聚贸易。不同文明的接触深刻的影响着当地的文化,最初的文化交流与交互影响的痕迹镌刻在阿富汗不同地区考古发掘出土的文物上。展览中每一件文物都呈现了阿富汗的特质。与此同时,这些文物巧夺天工的技艺会让人瞠目结舌。这些精美的文物也展现了古代阿富汗艺术家和手工艺人的天赋和创造力。

  展览中时代最早的展品是1966年出土于法罗尔丘地的一组窖藏金器。这些金器相对完整,年代约在公元前2200年至前1900年,时代大致相当于中国的夏王朝。法罗尔金器上的造型纹饰体现了非常多元的文化因素,表明阿富汗境内阿姆河上游地区的早期青铜文明,与两河流域、古代印度和中亚地区等邻近地区关系密切,显示出阿富汗早期文明甫一诞生即与欧亚大陆的历史文化密不可分。

  展览中成组的带有古希腊风格的雕塑、文字、建筑装饰、日晷等精美展品来自阿伊•哈努姆遗址。阿伊•哈努姆城是东方希腊化时代的文化中心,是公元前4世纪下半叶亚历山大大帝东征的产物。法国考古学家经过多年考古发掘,在阿伊•哈努姆发现有神庙、宫殿、圆形剧场、体育场、图书馆等城市建筑遗址,遗址出土的众多文物反映了当时这座城市主人的信仰和生活方式。

  展览的最大亮点是出土于蒂拉丘地墓葬群的众多金器。这些璀璨夺目的金器,包括造型奇美、巧夺天工的纯金王冠;装饰有多组希腊酒神狄俄尼索斯徽章、工艺精湛的纯金腰带;足金打造的巴克特里亚阿芙洛狄忒金像的胸饰、骑海豚的厄洛斯金钩扣,以及镶满绿松石的黄金宝剑、嵌有众多宝石的黄金项链等等,美轮美奂,熠熠生辉。

  据学者研究,蒂拉丘地墓葬群的埋藏年代在公元25至50年之间,此一时期正值贵霜帝国的勃兴之际,来自欧亚草原的游牧部落,取代希腊人在巴克特里亚(我国历史上所称的“大夏”)的统治,这批游牧民族正是《史记》所载从中国迁徙而来的大月氏。因此,巴克特里亚黄金宝藏中很多金器都带有东方中国的因素。

  “来自中国的大月氏则是解读此次展览的重要钥匙。从某种程度上,观众可以循着阿伊•哈努姆的城市遗迹、蒂拉丘地的黄金之墟,以及贝格拉姆的贵霜夏都或丝路货栈,一路追寻从中国河西走廊和祁连山脉西迁又南徙的大月氏的足迹。”河南省文物局外事处副处长陈彦堂说。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公元前2世纪人面具喷水口


蒂拉丘地出土纯金王冠

  保护文化遗产的笃定决心

  1978年,希腊裔前苏联考古学家维克托•萨瑞阿尼迪在阿富汗北部的蒂拉丘地发现了数座古代游牧民族的墓葬和遗址,发掘出土了古代黄金制品21618件,被视为当今丝绸之路上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其年代可以远溯到公元前327年建立的中亚古国——巴克特里亚王朝。

  巴克特里亚为古希腊人对阿富汗东北部地区的称呼,曾经是古波斯帝国的领地,公元前339年,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建立了巴克特里亚城邦。在中国的古书上,称其为“大夏”国。公元145年,北方游牧民族入侵巴克特里亚,希腊人撤退时匆匆掩埋了他们的金银财宝,巴克特里亚宝藏最后都落入了贵霜人之手。百余年后,贵霜帝国没落,这些宝藏作为随葬品又被埋进了地下。

  巴克特里亚宝藏出土后,马上被送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曾经被展示于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展厅里,供人们欣赏。巴克特里亚宝藏里有古希腊的硬币、中国汉代的铜镜、印度的象牙梳子,可以想见当年丝绸之路上多元文明的融汇。

  在阿富汗长期战乱中,人们一直担心这些珍贵文物的命运,特别是担心被控制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找到,担心他们把古老珍贵的黄金制品偷偷熔化成金条。

  1996年,塔利班武装分子进入喀布尔后,大肆破坏阿富汗文物,首当其冲的便是国家博物馆。巴克特里亚宝藏成为塔利班分子的首要寻找目标。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员工始终对文物的下落守口如瓶,他们熬过了塔利班的严刑拷打,即使昏迷也坚持不透露秘密,从而成功阻止了塔利班的劫掠。

  2003年,塔利班政权被推翻,阿富汗迎来短暂的稳定。阿富汗国家博物馆前馆长马苏迪觉得没有必要再保持沉默,回到首都喀布尔,来到封存文物的地下金库,打开了宝藏的大门。

  经历多年的动荡纷争,这批沉睡的文物,终于再次被世人看到了它们的光芒。

  这批文物不仅代表阿富汗的过去,也见证了阿富汗的包括文博工作者在内的人们守护文明的历史。

  阿富汗国家博物馆有一句家喻户晓的箴言,镌刻在博物馆门口的石板上:“文化存,国家生”。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这一字一句都表达着我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我们文化遗产的笃定决心。文化遗产是我们的身份,失去了它就失去了身份。因此,我和我的同事们都为自己是博物馆的一份子,为博物馆带来的变化而倍感骄傲。在我来中国的前两天,我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文物呈现在了非常重要的伊斯兰艺术展上。”


贝格拉姆出土公元1世纪彩绘大口玻璃杯

  守望文明是一种责任

  2006年起,这批阿富汗文物开始了世界巡展之旅,足迹遍及法国、意大利、荷兰、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等国家。

  2017年春天,它们来到了我国,先后在故宫博物院、敦煌研究院、成都博物馆展出,郑州博物馆是第四站。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副主任赵古山介绍,“随后,这批文物还会在深圳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等博物馆展出。”

  “阿富汗的文化遗产,也是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阿富汗的文博工作者为了保护文物付出了大量心血甚至生命,我们作为文博工作者也有责任把它们守护好、展示好。”郑州博物馆副书记、副馆长郭春媛说。

  坚定更好的展示这批阿富汗文物内涵的决心,激励着每一站的策展人不断创新,努力寻求着各自不同的展品组合与叙述方式。

  故宫博物院以“浴火重生”为主题,开始了在中国的第一场展览,主要强调的是其历经战争的洗礼,突出文物来之不易。

  在敦煌研究院展出的主题,是“丝路秘宝”,突出丝绸之路的文化交流,以及阿富汗文物的神秘。

  而成都博物馆则以“文明的回想”作为重点,意在通过文物,表达阿富汗与中国,特别是展出地四川,在历史、文化、经济上的联系。

  “此次展览是郑州博物馆承接的首个外展览。”郭春媛告诉记者,河南作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郑州作为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城市,从古至今在文化的传播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此次展览以‘阿富汗国家宝藏’为名,展现出文物的价值和内涵,以及与郑州、河南的深厚关系。

  另外,从展览中对蒂拉丘地大量金饰品的摆放上,也展现了博物馆策展人的努力。

  故宫博物院展览中的金饰陈列采用的是几何图案;敦煌研究院展览中的金饰陈列参照了巴米扬与敦煌石窟中的套斗藻井造型;成都博物馆展览中将金饰摆放为博物馆馆标的形状。 

  “郑州博物馆则没有特意摆出形状,单纯呈现文物本身之美。”郭春媛说。

  在国内的每一站展览期间,不同的博物馆配合展览都开展了一系列的讲座、社教等活动……全方位立体式地尽情展现了这个古老、多舛又灿烂的国度。

  阿富汗文物展不仅给中国观众带来了美的享受,更让人们深刻了解到阿富汗被历史车轮碾过的伤痛痕迹与历史赐予这个国度的无上荣耀。

  “在中国展览以来,我发现一些中国年轻学者开始学习和研究阿富汗的历史和文化。阿富汗的大学生也乐于学习汉语,愿意了解更多中国的文化。中国的博物馆和阿富汗的博物馆建立了友好关系,甚至中国的考古学家也愿意参与发掘阿富汗的遗址遗迹,尤其是古代丝绸之路沿线上的遗迹。正因为阿富汗文物展,公众对中阿两国的了解达到了前所为有的高度。” 穆罕默德•法希姆•拉希米说。

  我们相信,当某一天,阿富汗文物回到故土时,它们不仅带着所到巡展每一站的观众满满的祝愿,一路旅途中的美好也会增添在它们的历史记忆中,再见时,它们会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展现在我们面前。

责编:韩翰

作者:徐秀丽

文章出处:国家文物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