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概述
发布时间:2018-02-27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    作者:贾建威    点击率:
  甘肃省博物馆承办的“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是第二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文化年展中国展区的主体展览,首展于敦煌国际会展中心,展厅面积约2200平方米。该展精选了“唐蕃古道”沿线以及与展览主题密切相关的甘肃、陕西、青海、新疆、内蒙古、四川、云南、西藏八省(区)22家文博单位馆藏精品文物共220余件,通过展示和挖掘文物内涵,制作精美的辅助展品,再现了唐蕃古道辉煌。展览采用实体文物与数字文物相结合的展示方法,以高清照片和三维数字文物形式通过触摸交互为观众提供欣赏文物的全新角度和参观体验,增强了互动性,使观众能更好地感知、领会、欣赏“唐蕃古道”独特魅力。
 
展厅
 
  两千多年来,丝绸之路把中国与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以恢弘的气度和包容的胸襟与世界通好,互通有无,不断为古老深邃的中华文明注入新鲜血液,成就了世界东方巨人的地位。今天,丝绸之路早已超越其作为交通干线的定义,成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相互交流与合作的精神象征,为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价值典范。而甘肃因其特殊的地理交通优势、丰富的自然资源、鲜明而多元的人文资源特性,在推动丝绸之路发展、深化各领域合作中具有广阔的机遇和挑战。基于此,甘肃省博物馆先后牵头筹办了跨地域合作大型公益性精品展览“丝绸之路——大西北遗珍”展、“丝路帆远——“海上丝绸之路”文物精品七省联展”“相映成辉——草原丝绸之路精华展”“茶马古道——西部八省区联展”等丝绸之路主题系列展。
 
展厅
 
  丝绸之路主题系列展时间跨度从史前到近代,纵横5000多年。空间上从海洋到草原,从沙漠到绿洲,跨越四大文明古国。展览主题鲜明,内容真实丰富,跨越多省巡展期间,参观人数持续攀升,博得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成为“一带一路”上一个特殊的文化宣教标杆。
 
唐·红绫地宝相花织锦绣袜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作为系列精品展的又一力作,肇始于2016年下半年。最初由甘肃省博物馆、西藏博物馆发起。根据系列展的序列和需求,甘肃省博物馆多方联系相关博物馆,联合西藏博物馆同仁赴实地调研,邀请多位专家学者召开研讨会,集合各方意见和建议,最终交出了这个完美的作品。
 
彩绘骑马仕女泥俑
 
  近年来,“唐蕃古道”沿线考古新发现也为展览推出提供了新的契机。西藏考古工作者在拉萨河流域、阿里地区的考古发现,揭示了汉晋时期,乃至更早时期,西藏地区已经与中原和欧亚大陆的其他地区有了交流和联系。青海考古工作者对都兰墓葬的抢救性发掘取得成果,纺织品、金银器、木版画、吐蕃文简牍为研究青藏高原北部地区开发和开拓历史提供了新材料。甘肃考古工作者在六盘山区域和河西走廊的考古发现,为探索“唐蕃古道”东段的历史提供了新线索。新疆考古工作者在塔里木盆地发现的吐蕃文木牍是研究唐蕃关系的重要材料。上个世纪80年代,青海文博部门曾牵头组织“唐蕃古道”的考察和遗址调查。2015年陕西、甘肃、青海、西藏、四川的文物考古部门联合对“唐蕃古道”进行了考察。
 
吐蕃·奔兽纹金带饰
 
  “曲径行回两城间,斜阳卸影鸟飞还。云重峭壁青千丈,风皱奔流绿一湾。踏破丹梯崖似岩,凿开石锁坦为关。往来茶马从此过,地大势高一线川。”这首古诗形象地描绘了“唐蕃古道”的艰险和漫长。“唐蕃古道”是大唐长安(今西安)到吐蕃逻些(今拉萨)之间使臣往来的官道,是大唐与吐蕃之间政治往来和经济文化交流的主要道路,是传承文明、促进民族交往、文化交流、经济互补、维系民族情感与区域联系的纽带和“天路”,是“黄金桥”。“唐蕃古道”也是沟通古代中国与南亚地区交往的国际通道。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道光皇帝颁十一世达赖喇嘛金册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以时间为序,包括:早期 “唐蕃古道”的开辟、唐代“唐蕃古道”的通达以及唐以后的历史时期的拓展和延续。“唐蕃古道”经过区域包括今陕西、甘肃、青海、四川、西藏、新疆等省区。伴随着“唐蕃古道”的形成,唐蕃之间的政治联系不断加强,尤其是唐蕃使臣的相互往来逐渐频繁起来。据新旧《唐书》《册府元龟》《通典》《资治通鉴》等史籍不完全统计,在先后200年间,唐蕃双方往来有朝贡、议盟、盟会、修好、和亲、告丧、吊祭、封赠、求请、报聘、慰问、约和等诸多表现汉藏团结友好的活动。唐蕃之间频繁的使臣往返活动,不仅促成了唐蕃之间政治、军事间的交往,更促进了相互间极为广泛的经济贸易交往,丰富了各族人民的物质生活。“茶马互市”的兴起,对繁荣农牧业经济,改善农业区和牧业区的生产和生活结构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历史上有着深远的影响。伴随着“唐蕃古道”上经济贸易的繁荣,汉藏两族间的文化交流不断深入。从松赞干布开始,吐蕃便“遣酋豪子弟,请入(唐朝)国学以习诗、书。又请中国识文之人典其书疏”,有许多吐蕃人对汉族诗文十分精通。吐蕃原先“以毡帐而居”,文成公主入藏后,吐蕃地方“释毡裘,袭纨绮,渐慕华风”。唐诗中“自从公主入蕃后,一代胡风似汉家”的诗句,就是公主进藏影响吐蕃的真实写照。另外在历法方面,吐蕃也基本上采用了汉族地区天干和地支配合的纪年方法。中原与吐蕃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使“唐蕃古道”沿途及邻近地区民族在经济、文化上相互依存,互通有无,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生活。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首次从大“唐蕃古道”与具体路线的关系入手,为观众较为明晰的梳理汉藏民族文化交流的历史和延续。交通是历史发展脉络之一。中原通往西藏的交通,在唐以前就有路可通,可谓“无形到有形,有限到无疆”。从翻越六盘山的“陇道”,到汉代西海郡的设置,从“羌中道”到“吐谷浑道”,“唐蕃古道”有其逐步形成的历史过程。 
 
  “唐蕃古道”千百年来一直承载着汉族和藏族各种层次、各种形式的交流重任,经过十多个世纪文化积累和沉淀,最终形成了兼具汉、藏两族文化之长的、独特的文化特点,形成了特殊的古道文化。无论是兼具汉、藏两族绘画特点的壁画、石刻,还是记载于沿途城镇史料文献中的各种史记、传说,亦或是沿途独特的民俗、习惯等都是古道文化最好的记录者。作为第二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文化年展中国展区主体展览的“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以路为媒,对“唐蕃古道”沿线各区域、各民族,各个历史时期重大历史事件、文化面貌进行展示。反映历代中央政府对西部地区,特别是对西藏地方的主权管辖和有效治理,反映西部各民族之间,尤其是藏民族与汉族及其他兄弟民族之间相互交往、交流、交织和交融的历史和密不可分、血浓于水的关系。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纵观唐蕃古道沿线的历史脉络,各民族的融合和交流才是共同长久、稳定、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石。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在策展初期就树立以图证史、以物证史、以史为鉴的办展理念。将“走出去、请进来、通信息、促联合”的“甘博模式”办展思路继续发扬光大。展览在敦煌展出后,2017年12月1日移师甘肃省博物馆展出,受到参观者的一致好评和赞誉。
 
(原文标题:“丝绸之路文物主题系列展览”之力作)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概述

发布时间: 2018-02-27

  甘肃省博物馆承办的“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是第二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文化年展中国展区的主体展览,首展于敦煌国际会展中心,展厅面积约2200平方米。该展精选了“唐蕃古道”沿线以及与展览主题密切相关的甘肃、陕西、青海、新疆、内蒙古、四川、云南、西藏八省(区)22家文博单位馆藏精品文物共220余件,通过展示和挖掘文物内涵,制作精美的辅助展品,再现了唐蕃古道辉煌。展览采用实体文物与数字文物相结合的展示方法,以高清照片和三维数字文物形式通过触摸交互为观众提供欣赏文物的全新角度和参观体验,增强了互动性,使观众能更好地感知、领会、欣赏“唐蕃古道”独特魅力。
 
展厅
 
  两千多年来,丝绸之路把中国与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国以恢弘的气度和包容的胸襟与世界通好,互通有无,不断为古老深邃的中华文明注入新鲜血液,成就了世界东方巨人的地位。今天,丝绸之路早已超越其作为交通干线的定义,成为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相互交流与合作的精神象征,为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价值典范。而甘肃因其特殊的地理交通优势、丰富的自然资源、鲜明而多元的人文资源特性,在推动丝绸之路发展、深化各领域合作中具有广阔的机遇和挑战。基于此,甘肃省博物馆先后牵头筹办了跨地域合作大型公益性精品展览“丝绸之路——大西北遗珍”展、“丝路帆远——“海上丝绸之路”文物精品七省联展”“相映成辉——草原丝绸之路精华展”“茶马古道——西部八省区联展”等丝绸之路主题系列展。
 
展厅
 
  丝绸之路主题系列展时间跨度从史前到近代,纵横5000多年。空间上从海洋到草原,从沙漠到绿洲,跨越四大文明古国。展览主题鲜明,内容真实丰富,跨越多省巡展期间,参观人数持续攀升,博得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成为“一带一路”上一个特殊的文化宣教标杆。
 
唐·红绫地宝相花织锦绣袜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作为系列精品展的又一力作,肇始于2016年下半年。最初由甘肃省博物馆、西藏博物馆发起。根据系列展的序列和需求,甘肃省博物馆多方联系相关博物馆,联合西藏博物馆同仁赴实地调研,邀请多位专家学者召开研讨会,集合各方意见和建议,最终交出了这个完美的作品。
 
彩绘骑马仕女泥俑
 
  近年来,“唐蕃古道”沿线考古新发现也为展览推出提供了新的契机。西藏考古工作者在拉萨河流域、阿里地区的考古发现,揭示了汉晋时期,乃至更早时期,西藏地区已经与中原和欧亚大陆的其他地区有了交流和联系。青海考古工作者对都兰墓葬的抢救性发掘取得成果,纺织品、金银器、木版画、吐蕃文简牍为研究青藏高原北部地区开发和开拓历史提供了新材料。甘肃考古工作者在六盘山区域和河西走廊的考古发现,为探索“唐蕃古道”东段的历史提供了新线索。新疆考古工作者在塔里木盆地发现的吐蕃文木牍是研究唐蕃关系的重要材料。上个世纪80年代,青海文博部门曾牵头组织“唐蕃古道”的考察和遗址调查。2015年陕西、甘肃、青海、西藏、四川的文物考古部门联合对“唐蕃古道”进行了考察。
 
吐蕃·奔兽纹金带饰
 
  “曲径行回两城间,斜阳卸影鸟飞还。云重峭壁青千丈,风皱奔流绿一湾。踏破丹梯崖似岩,凿开石锁坦为关。往来茶马从此过,地大势高一线川。”这首古诗形象地描绘了“唐蕃古道”的艰险和漫长。“唐蕃古道”是大唐长安(今西安)到吐蕃逻些(今拉萨)之间使臣往来的官道,是大唐与吐蕃之间政治往来和经济文化交流的主要道路,是传承文明、促进民族交往、文化交流、经济互补、维系民族情感与区域联系的纽带和“天路”,是“黄金桥”。“唐蕃古道”也是沟通古代中国与南亚地区交往的国际通道。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道光皇帝颁十一世达赖喇嘛金册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以时间为序,包括:早期 “唐蕃古道”的开辟、唐代“唐蕃古道”的通达以及唐以后的历史时期的拓展和延续。“唐蕃古道”经过区域包括今陕西、甘肃、青海、四川、西藏、新疆等省区。伴随着“唐蕃古道”的形成,唐蕃之间的政治联系不断加强,尤其是唐蕃使臣的相互往来逐渐频繁起来。据新旧《唐书》《册府元龟》《通典》《资治通鉴》等史籍不完全统计,在先后200年间,唐蕃双方往来有朝贡、议盟、盟会、修好、和亲、告丧、吊祭、封赠、求请、报聘、慰问、约和等诸多表现汉藏团结友好的活动。唐蕃之间频繁的使臣往返活动,不仅促成了唐蕃之间政治、军事间的交往,更促进了相互间极为广泛的经济贸易交往,丰富了各族人民的物质生活。“茶马互市”的兴起,对繁荣农牧业经济,改善农业区和牧业区的生产和生活结构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历史上有着深远的影响。伴随着“唐蕃古道”上经济贸易的繁荣,汉藏两族间的文化交流不断深入。从松赞干布开始,吐蕃便“遣酋豪子弟,请入(唐朝)国学以习诗、书。又请中国识文之人典其书疏”,有许多吐蕃人对汉族诗文十分精通。吐蕃原先“以毡帐而居”,文成公主入藏后,吐蕃地方“释毡裘,袭纨绮,渐慕华风”。唐诗中“自从公主入蕃后,一代胡风似汉家”的诗句,就是公主进藏影响吐蕃的真实写照。另外在历法方面,吐蕃也基本上采用了汉族地区天干和地支配合的纪年方法。中原与吐蕃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使“唐蕃古道”沿途及邻近地区民族在经济、文化上相互依存,互通有无,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生活。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首次从大“唐蕃古道”与具体路线的关系入手,为观众较为明晰的梳理汉藏民族文化交流的历史和延续。交通是历史发展脉络之一。中原通往西藏的交通,在唐以前就有路可通,可谓“无形到有形,有限到无疆”。从翻越六盘山的“陇道”,到汉代西海郡的设置,从“羌中道”到“吐谷浑道”,“唐蕃古道”有其逐步形成的历史过程。 
 
  “唐蕃古道”千百年来一直承载着汉族和藏族各种层次、各种形式的交流重任,经过十多个世纪文化积累和沉淀,最终形成了兼具汉、藏两族文化之长的、独特的文化特点,形成了特殊的古道文化。无论是兼具汉、藏两族绘画特点的壁画、石刻,还是记载于沿途城镇史料文献中的各种史记、传说,亦或是沿途独特的民俗、习惯等都是古道文化最好的记录者。作为第二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文化年展中国展区主体展览的“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以路为媒,对“唐蕃古道”沿线各区域、各民族,各个历史时期重大历史事件、文化面貌进行展示。反映历代中央政府对西部地区,特别是对西藏地方的主权管辖和有效治理,反映西部各民族之间,尤其是藏民族与汉族及其他兄弟民族之间相互交往、交流、交织和交融的历史和密不可分、血浓于水的关系。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纵观唐蕃古道沿线的历史脉络,各民族的融合和交流才是共同长久、稳定、快速发展的重要基石。
 
  “唐蕃古道——八省区文物展”,在策展初期就树立以图证史、以物证史、以史为鉴的办展理念。将“走出去、请进来、通信息、促联合”的“甘博模式”办展思路继续发扬光大。展览在敦煌展出后,2017年12月1日移师甘肃省博物馆展出,受到参观者的一致好评和赞誉。
 
(原文标题:“丝绸之路文物主题系列展览”之力作)
 
责编:荼荼

作者:贾建威

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