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公共考古
公共考古
阿富汗出土遗物将在成都博物馆展出
发布时间:2018-01-29    文章出处:成都日报    作者:王嘉    点击率:
 
  2月的第一天,231件(套)阿富汗国家顶级珍宝将在成博闪耀亮相!这个对于多数人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国家,将带来见证过无数盛衰兴废的千年遗珍,还原古代阿富汗的整体面貌。
 
  位于中亚腹地的阿富汗,曾是丝绸之路的中心,四方文化的汇集之地,草原文明、希腊-罗马文明和汉文明、印度文明都曾在这里碰撞并沉淀出独特的文化魅力。本次《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以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4处阿富汗考古遗址为单元,主要展现了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1世纪的阿富汗文明图景。法罗尔丘地的文物极好地体现了阿富汗的史前文明;阿伊哈努姆的文物则主要展示希腊文化在阿富汗兴起的历史;蒂拉丘地集中展示了“巴克特里亚宝藏”;贝格拉姆则把丝路之上的美丽故事向大家娓娓道来。
 
  法罗尔丘地:遗失的青铜文明
 
  1966年,巴格兰的一位农民发现了法罗尔丘地遗址,出土的金碗和银碗都拥有约4000年的历史。这里拥有非常丰富的锡和青金石资源,也是最早开采的矿区之一。有专家推断,该地区人类居住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而不幸的是,这一地区文明如何兴起与衰落,已彻底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无人知晓,只有这些光彩照人的金杯,见证着曾经的文明。
 
  来自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900年的4件黄金杯,是此次展览最古老的展品,虽然器形残缺,但其上的精美纹饰依然清晰可见。“这些纹饰中,带胡子的公牛形象,显然是受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影响,而其他的几何图案,又是典型的中亚风格。”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法西姆·拉希米曾介绍道。这表明,早在青铜时代,文明的交流与互动就在这里开始了。
 
  阿伊哈努姆:希腊与巴克特里亚的完美混搭
 
 
泥塑头像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
 
  公元前4世纪后期,古希腊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率军东征波斯,将希腊文明带到巴克特里亚(今阿富汗)境内,在这里建造希腊化的城市。阿伊哈努姆是一个典型的希腊城邦,并且城市设施十分完善,体育馆、剧场、神庙、王宫等无一不有。但巴克特里亚王国的文明痕迹并没有被完全抹掉,它与希腊文明相互融合,众多的艺术和文化在这里汇集,形成了独特的希腊-巴克特里亚式风格,因此在本单元的展品中,观众不仅可以看到地中海地区常见的科林斯柱头、希腊日晷,还可以看到古老的阿契美尼德元素的石盒。
 
  而让这种“混搭风格”体现得最淋漓尽致的,是一块神像图案饰板。在这块饰板上,有西布莉——来自小亚细亚的女神,有尼姬——希腊胜利女神,还有穿着东方服饰的人物,而人物乘坐的狮子战车,又是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样式。更多考古证据显示,这里,在公元前2世纪前后就已经是一个知识分子、牧师、商人和军人云集的高度国际化的都市。
 
  蒂拉丘地:黄金里的艺术融合
 
  欧亚内陆的广袤草原上分布着众多游牧民族。公元前2世纪中期,原居于中国祁连山一带的月氏人向西迁徙,到了巴克特里亚。蒂拉丘地遗址被誉为“黄金之丘”,这里出土了大量令人惊叹不已的黄金文物,这与游牧民族对黄金的喜爱分不开。本次展览展出的蒂拉丘地出土文物,来自于6座游牧民族墓葬的随葬品,管窥这些金器中的一二,就能看见游牧民族的特质——一只纯金打造的野山羊肥硕健壮、器宇轩昂,弯曲的羊角充满质感与力量,蕴含着无坚不摧的顽强。
 
  由于大月氏与邻国的往来较为频繁,在蒂拉丘地除了发现有大量游牧民族的文化元素外,文化交流的痕迹也在蒂拉丘地表现得十分显著。本单元展品中,有一尊黄金制成的“阿芙洛狄特金饰”,阿芙洛狄特是希腊女神,而雕像人物中眉心的一点,来自印度文化,为女神加上翅膀,则属于当地文化的元素。而在一柄黄金剑鞘上,则出现了中国元素——双龙造型。由此可见,这一时期的巴克特里亚是一个多元文化艺术的融合体。
 
  贝格拉姆:贵霜文明汇世界众彩
 
恒河女神像 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中叶,大月氏五翕侯中的贵霜翕侯,统一各部并南下印度,建立“贵霜帝国”,成为与东汉、罗马、帕提亚并立的四大强国之一,从此阿富汗的历史又掀开崭新一页。
 
  贵霜帝国地理位置特殊,东邻中国,南括印度,北靠草原,西接波斯,与罗马帝国的东部边界相去不远,便于同周边各种文明进行交流,丝绸之路在这个时期得到蓬勃发展。贝格拉姆则是沟通中亚与印度的要地,其中的玻璃器、青铜器和石膏来源于罗马,象牙和骨雕出自印度,漆器则产自中国。
 
  此外,在文化艺术方面,这一时期也有重大贡献,占据印度河流域的希腊人与印度当地人杂居共处,用希腊雕塑技法诠释流行至此的佛教造像,从而创造出兼具希腊和印度风格的独特艺术——犍陀罗佛教艺术。
 
  2月1日,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文物交流中心、成都博物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主办,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协办,黄山美术社、重庆东岭艺术品有限公司策划的展览《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将于成都博物馆一楼一号临展厅正式开幕。四个主题各自承载着独特的历史故事,为观众再现古代阿富汗的千年荣光。(图片来源:成都博物馆)
 
(原文标题:看阿富汗四大遗迹将世界古文明一网打尽  原文刊于:《成都日报》2018年1月29日第11版)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100710)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您是第
AmazingCounters.com
位访问者

 
公共考古

阿富汗出土遗物将在成都博物馆展出

发布时间: 2018-01-29

 
  2月的第一天,231件(套)阿富汗国家顶级珍宝将在成博闪耀亮相!这个对于多数人来说既陌生又熟悉的国家,将带来见证过无数盛衰兴废的千年遗珍,还原古代阿富汗的整体面貌。
 
  位于中亚腹地的阿富汗,曾是丝绸之路的中心,四方文化的汇集之地,草原文明、希腊-罗马文明和汉文明、印度文明都曾在这里碰撞并沉淀出独特的文化魅力。本次《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以法罗尔丘地、阿伊哈努姆、蒂拉丘地和贝格拉姆4处阿富汗考古遗址为单元,主要展现了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1世纪的阿富汗文明图景。法罗尔丘地的文物极好地体现了阿富汗的史前文明;阿伊哈努姆的文物则主要展示希腊文化在阿富汗兴起的历史;蒂拉丘地集中展示了“巴克特里亚宝藏”;贝格拉姆则把丝路之上的美丽故事向大家娓娓道来。
 
  法罗尔丘地:遗失的青铜文明
 
  1966年,巴格兰的一位农民发现了法罗尔丘地遗址,出土的金碗和银碗都拥有约4000年的历史。这里拥有非常丰富的锡和青金石资源,也是最早开采的矿区之一。有专家推断,该地区人类居住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而不幸的是,这一地区文明如何兴起与衰落,已彻底湮没在历史的风尘中,无人知晓,只有这些光彩照人的金杯,见证着曾经的文明。
 
  来自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900年的4件黄金杯,是此次展览最古老的展品,虽然器形残缺,但其上的精美纹饰依然清晰可见。“这些纹饰中,带胡子的公牛形象,显然是受到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影响,而其他的几何图案,又是典型的中亚风格。”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长穆罕默德·法西姆·拉希米曾介绍道。这表明,早在青铜时代,文明的交流与互动就在这里开始了。
 
  阿伊哈努姆:希腊与巴克特里亚的完美混搭
 
 
泥塑头像 阿伊哈努姆遗址出土
 
  公元前4世纪后期,古希腊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率军东征波斯,将希腊文明带到巴克特里亚(今阿富汗)境内,在这里建造希腊化的城市。阿伊哈努姆是一个典型的希腊城邦,并且城市设施十分完善,体育馆、剧场、神庙、王宫等无一不有。但巴克特里亚王国的文明痕迹并没有被完全抹掉,它与希腊文明相互融合,众多的艺术和文化在这里汇集,形成了独特的希腊-巴克特里亚式风格,因此在本单元的展品中,观众不仅可以看到地中海地区常见的科林斯柱头、希腊日晷,还可以看到古老的阿契美尼德元素的石盒。
 
  而让这种“混搭风格”体现得最淋漓尽致的,是一块神像图案饰板。在这块饰板上,有西布莉——来自小亚细亚的女神,有尼姬——希腊胜利女神,还有穿着东方服饰的人物,而人物乘坐的狮子战车,又是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样式。更多考古证据显示,这里,在公元前2世纪前后就已经是一个知识分子、牧师、商人和军人云集的高度国际化的都市。
 
  蒂拉丘地:黄金里的艺术融合
 
  欧亚内陆的广袤草原上分布着众多游牧民族。公元前2世纪中期,原居于中国祁连山一带的月氏人向西迁徙,到了巴克特里亚。蒂拉丘地遗址被誉为“黄金之丘”,这里出土了大量令人惊叹不已的黄金文物,这与游牧民族对黄金的喜爱分不开。本次展览展出的蒂拉丘地出土文物,来自于6座游牧民族墓葬的随葬品,管窥这些金器中的一二,就能看见游牧民族的特质——一只纯金打造的野山羊肥硕健壮、器宇轩昂,弯曲的羊角充满质感与力量,蕴含着无坚不摧的顽强。
 
  由于大月氏与邻国的往来较为频繁,在蒂拉丘地除了发现有大量游牧民族的文化元素外,文化交流的痕迹也在蒂拉丘地表现得十分显著。本单元展品中,有一尊黄金制成的“阿芙洛狄特金饰”,阿芙洛狄特是希腊女神,而雕像人物中眉心的一点,来自印度文化,为女神加上翅膀,则属于当地文化的元素。而在一柄黄金剑鞘上,则出现了中国元素——双龙造型。由此可见,这一时期的巴克特里亚是一个多元文化艺术的融合体。
 
  贝格拉姆:贵霜文明汇世界众彩
 
恒河女神像 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中叶,大月氏五翕侯中的贵霜翕侯,统一各部并南下印度,建立“贵霜帝国”,成为与东汉、罗马、帕提亚并立的四大强国之一,从此阿富汗的历史又掀开崭新一页。
 
  贵霜帝国地理位置特殊,东邻中国,南括印度,北靠草原,西接波斯,与罗马帝国的东部边界相去不远,便于同周边各种文明进行交流,丝绸之路在这个时期得到蓬勃发展。贝格拉姆则是沟通中亚与印度的要地,其中的玻璃器、青铜器和石膏来源于罗马,象牙和骨雕出自印度,漆器则产自中国。
 
  此外,在文化艺术方面,这一时期也有重大贡献,占据印度河流域的希腊人与印度当地人杂居共处,用希腊雕塑技法诠释流行至此的佛教造像,从而创造出兼具希腊和印度风格的独特艺术——犍陀罗佛教艺术。
 
  2月1日,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文物交流中心、成都博物馆、阿富汗国家博物馆主办,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协办,黄山美术社、重庆东岭艺术品有限公司策划的展览《文明的回响:来自阿富汗的古代珍宝展》将于成都博物馆一楼一号临展厅正式开幕。四个主题各自承载着独特的历史故事,为观众再现古代阿富汗的千年荣光。(图片来源:成都博物馆)
 
(原文标题:看阿富汗四大遗迹将世界古文明一网打尽  原文刊于:《成都日报》2018年1月29日第11版)
 
责编:荼荼

作者:王嘉

文章出处:成都日报